返回

白天鹅彩票 目录共1691章

首页

白天鹅彩票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5997章 醒来后

白天鹅彩票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hh-sy.com

是云嫣的欲拒还迎,而是真正的羞不可抑,他自然不会让她感到丝毫不适,但看她这副模样,怎能忍得住不戏弄一下呢?   “我一介弱女子,当然反抗不了法力通天的许公子喽!”潘玉脸色更红,到这种境地,她还能向他说“不”吗?   她虽以男子的身份行走于世,心思想法与寻常女子不同,但却还尹红袖那般的女权主义者截然不同。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可称得上大男子主义者,这曾让大讲爱情故事的许仙差点吐血。但是一旦认可了自己女子的身份,便也认可了这将她拥在怀中的男子的权利。   “好了,不用担心,我没那么饥渴!”许仙哈哈一笑,听她乖乖的自承是弱女子,总觉得比真正的肌肤相亲还要畅快。   潘玉心中松了口气,恨恨道:“做女子真不舒服,早知道当初应该喝下那药水,再让你老尼姑给你配上一份,让你变成女子,哼哼,若是不听话,看为夫怎么惩治你。”说到后面她自己也笑出声来。   许仙不由想到自己变成女子,然后被潘玉横抱在怀中的景象,不禁浑身一寒,对她的胡乱意淫又好气又好笑,在她翘臀上轻轻一拍,“现在后悔也晚了,还是让为夫来惩治你吧!”   潘玉道:“哎,算了,沦落到这步田地,也只好认命了!”将臻首靠在他的胸口,唇角微微勾起。 第二百九十五章 花煞   许仙笑着搂住她的肩膀,正欲说话,窗扉突然被“咚咚”敲响。   “两位公子别腻了,呈公子登门造访,想要探望潘公子!”窗外传来云嫣含笑的声音。   许仙同潘玉相视一眼,许仙道:“不是说了一律挡驾吗?”潘玉托病在家,自有许多人前来探望。   云嫣笑道:“这段时间,人家可是来了好几次了,这次说什么也要见上一见。”   潘玉道:“你就说我身体不适,不便见客,请他回去吧!”   云嫣道:“那好吧!”但过了一会儿便回来,无奈的道:“人家痴情一片,不肯走哩!”   许仙道:“这般急不可耐,想领盒饭了是不是!”   潘玉道:“和饭?”   “随便说说!”许仙将她抱起来报到床上,“你休息一下,我去见见这个死变态。”   云嫣嘻嘻一笑,任凭许仙从他眼前走过,转步来到房中。   许仙道:“你不来吗?”   “我去做什么,我还是在这里带你陪着潘公子吧!”云嫣背着手来到床边,浑然不顾潘玉警惕的眼神,坐下握住她的手,低声在她耳畔说些什么,潘玉脸色立刻绯红。   许仙兀自来到花厅中,对着等候的呈藏剑拱手道:“呈兄好久不见了!”   一炷香之后,许仙站在门前,看呈藏剑上马离去,回头冲他一拱手,许仙也微笑拱手,望着他的身影策马离去,在倾斜的夕阳下,那长长的影子中,似乎有几分郁郁寡欢。   许仙摇摇头,不放在心上,正欲转身回门。一朵莲花飘飘荡荡从天而降,许仙伸手接过,其中传出胡心月的声音,“南门十里,虎落丘上,恭候大驾!”声音方落,那莲花就完全绽放飘零。   这狐狸怎么会突然邀请自己?许仙隐隐觉得其中似乎有什么麻烦在等着自己,不过他出发在即,到时候还要让胡心月同他一起去蜀中见白素贞,不能不去见一见。   他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去赴约,而是顺路来到鱼玄机所在的民居前,敲响门房,依旧是笋儿笑眯眯的将他引进门中。   鱼玄机却没有如往日般正襟危坐的坐在蒲团上,而正蹲在院角的菜畦旁,素手握着一柄小锄,除去其中的杂草。   而长长的青丝被胡乱盘起来,以好几根木簪束缚在头顶上,那可真是颇为壮观的一堆鸦发啊!   虽然露出修美白皙的脖颈,但还是有许多发丝曲柔的散落下来,让她的看起来像是梳了某种后世,许仙叫不出名字的奇异发型。   许仙见到她这有别于平日的形容,不禁眼前一亮,笑问道:“你还需要做这种事吗?”   鱼玄机直起身来,丢下锄头,有些懒洋洋的伸了一下腰,用一种刻意淡漠的口气问道:“你来做什么?”   “真伤人啊!”许仙叹口气,再怎么说也曾有过这样那样的亲近不是,原本以为自那晚之后,彼此的关系会更进一步,好吧,就算是他也经常有些莫名其妙、不受控制的痴心妄想,但是现在好像反而变得疏远了,让他不禁想问问道:喂,你的好感度到底是怎么计算的啊!   但比起受伤的心灵,他更多的却是奇怪,“你没算到吗?”他此番前来,正是想借助她的神机妙算。   “已经好久没算过了!”鱼玄机偏过头,一根根抽出发簪,大把鸦发如云崩般,柔顺的散落下来,长及足踝。   许仙觉得眼前这般情景,如果能够记录下来,足够成为任何与头发有关的广告!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自己似乎见到了更多关于她的“常态”!   当鱼玄机用双手将所有发丝拢到身后的时候,对望着她有些发愣的许仙道:“所以说,你来做什么?”   许仙苦笑道:“我就是想让你算上一卦?你最近这是在修身养性吗?”眼光落在院子的另一边,胡乱摆着的卦摊上一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尘土,似乎在告知他她近来的行动,不禁有些奇怪。对她来说算卦不仅仅是经济来源,更是一种必备修行,怎么突然之间就懈怠了呢?   鱼玄机的眼神飘忽了一下,答道:“算是吧!”一本正经的来到卦摊后面坐下,笋儿连忙上前捧住那如云的发丝,免得它们垂落到地上染上尘土。   鱼玄机回头瞥了一眼,似乎觉得麻烦,依旧用淡漠的口吻对许仙道:“说吧,要算什么?”   许仙只得来到卦摊前,将胡心月的邀请据实以告,请她帮自己卜算一下。他虽不怕胡心月,但有鱼玄机这样的强大能力,当然不介意使用一下。   在许仙期待的目光中,鱼玄机伸出净白的右手,理所当然的道:“卦资!”   许仙表情古怪的盯着那双琉璃色的眸子,但那眸子的主人丝毫没有改变心意的打算,只是如同玻璃般清清楚楚的倒影出墙上的晚霞,以及他无奈的表情。   于是许仙只得掏出身上所有银钱,堆在卦桌上,“这样行了吧,说吧!”   “命犯桃花!”鱼玄机立刻站起身来,命令笋儿把银子收起来,拿出“收工了”的轻松姿态。   “等等!”许仙连忙阻拦,“你说什么?”   笋儿嘻嘻笑道:“我师傅她说你‘命犯桃花’啊,师叔你耳背吗?”   “师姐,不要觉得我是熟人,就可以随便宰,至少给点解释吧!”许仙眼角抽搐,“命犯桃花,这是何等经典的批注,但只是这四个字的话,鬼要你算啊,我自己不会照镜子吗?”   鱼玄机看这结果不能让许仙满意,只得道:“详细解释的话,就是‘桃花煞’!”   “然后呢?”等着下文的许仙问道。   鱼玄机道:“就是这样!”   “原来这就是详细解释啊,为什么详细解释之后,字数反而变少了?”   而就在此时,曲江中一艘巨大的游船上。   “干杯!”面色酡红的三圣母高高举起酒杯,同胡心月的酒杯碰在了一起,而后仰头一饮而尽。   “妹妹,你这里很有意思啊!”三圣母醉眼迷离的道,这些日子以来,胡心月带着她在京中四处游玩。比起华山上的寂寞冷清,这人世的风情自然大不一样,更何况还是在胡心月的带领下,三圣母简直要“乐不思华”了,完全放下了那一点可怜的警惕心。   胡心月微微一笑道:“是吗,姐姐!”和你这个整天只知道在华山顶上假装女神的棒槌比,姐姐我当然是很会玩了。   她抬头望了一眼天色天色,心道时候已经差不多了。 第二百九十六章 青丘   胡心月低下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亲和灿烂,素手持杯,广袖轻扬,“姐姐,你再饮一杯吧!”   三圣母醉笑道,“好,我们再来干杯!”   青铜酒盏相碰,发出一声脆鸣,她们举袖遮颜,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凉酒入腹,忽而化为暖流,流遍全身,直冲头顶。   胡心月也觉得头昏,打了个酒嗝,心道:“糟糕,似乎喝的太多了,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能喝?”   三圣母凑上来,搂住她的肩膀,“我离开华山已经太久了,真不想回去啊!”声音渐渐低落,眼睛慢慢闭上,最后挂在胡心月身上。   胡心月推了她两下,轻呼道:“姐姐,姐姐!”三圣母嘟囔了两声毫无反应。   胡心月猛地将她推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望着席上昏睡的三圣母,心中默默的道:   不想回去吗?我倒是有个想回去的地方!   ……   鱼玄机一声“送客”,许仙就在笋儿的推推搡搡中来到门外。   笋儿吐吐舌头道:“抱歉了师叔!”然后狠狠关上门。   许仙“啪啪”的拍门,“喂,鱼玄机,你给我解释清楚,把钱还给我!”   笋儿对着堆满卦桌的黄金白银赞叹道:“哇,师叔好有钱!”   “这就叫做诈钱!”鱼玄机轻抚笋儿的脑袋,语重心长的道。   “榨钱?跟榨油差不多意思吗?”笋儿问道。   “嗯,差不多!”鱼玄机想了想,点点头道。   “我还在听着呢!”许仙抽抽嘴角,忍下了破门而入,让她给自己说清楚的冲动,叹口气道:“果然是桃花煞,这不就赔钱了吗?”   不管了,我还能怕那只狐狸不成,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向着南门外走去。   当他来到南门外十里,便见到一座形似虎踞的山丘,大概就是所谓的虎丘。   他走上虎丘,一座荒废的庙宇映入眼帘,四周的围墙坍塌了大半,能够一眼看到庙中的情形。   身披白色大氅的胡心月正站在廊下,冲她微笑招手,“哟!”   此时夕阳西下,在这片荒草丛生乱石横斜的庙宇前,唯有她的身姿纯白无暇,却又同这荒颓的景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许仙越过围墙的遗址,来到的她跟前,问道:“有什么事吗?”又皱皱鼻子,嗅到一股酒气,“你喝酒了?”她酡红的脸色显出一丝醉态,却越发显得妩媚动人。   胡心月道:“是喝了点,可惜不太尽兴,所以就叫你来,你以前不是说过,炼丹后要请我喝一杯吗?”   许仙皱眉,“现在?”   胡心月笑,“现在!”向旁边挪了一不,显出身后是一尘不染的竹席桌几,上面摆布着精致的酒菜。   许仙便不再推拒,坐到席上。   当胡心月对他举杯,他亦拿起酒杯,低头嗅了一嗅,是曾在她船上饮过的“浮生若梦”,他摇摇头将酒杯放下。   胡心月不满道:“怎么了?嫌酒不好?”   许仙道:“酒是好酒,只是你这酒让人觉得心里难过,既然说了是我请你,还是喝我的酒吧!”她亲手所酿的这“浮生若梦”,比之凡人的任何美酒陈酿都要胜过百倍,只是其中所蕴含的灵力总是在拨动人心底那一根弦,让人觉得寂寞。   他不由望向殿中,夕照从缝隙中照入,不知是什么神的神像已然倒塌,他还清楚的看到屋角蜘蛛正在织网,几只夜蝠绕梁而飞,发出噗噗的响声。她这“浮生若梦”入腹的滋味,便如同此情此景,仿佛是废墟上笑饮,无论是怎样的狂欢豪饮,却终归改变不了这一片荒芜,挽回不了这夕阳渐落。   于是便只要将这浮生当作梦一般度过。   一只白嫩玉手伸到他眼前摇摆,将他的注意力重新拉回胡心月的脸上,“酒呢?”   许仙笑了笑,从功德玉牌中取出一点黄粱酿,而后不需任何容器,直接凝聚水汽于半空中,将黄粱酿投入其中,以火煮之。   胡心月嗅嗅鼻子,眉宇间也显出异彩,笑道:“黄粱酿,真是好东西,据说秘方已经失传了,就连瑶池里也没喝过。听说喝了这酒,能让人做好梦,是吗?”   许仙点点头,“是的,我试过!”   胡心月掰弄着纤指,笑问道:“你那也是梦,我这也是梦,有什么区别吗?”   许仙道:“大不一样!”当酒酿煮成,他亲手为她斟满,“还是试试我的‘梦’吧!”   胡心月心中一动,低头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避过他的眼神。口中那甜美酒液的滋味,似乎真的与她平日所饮有很大的不同。   许仙看着胡心月,觉得今日的她的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和善,却不由提起一丝警惕。事有反常即为妖,就算是妖,面前这狐妖比任何妖怪都要妖的厉害。   当胡心月放下酒杯,说出那句话时,顿时引开了他的怀疑。   “我这次是来向你辞行!”   许仙道:“辞行?去哪里?你别忘了,你还得跟我去蜀中!”   胡心月道:“我想回家看看!”   “家?你家不就是在蜀中!”   胡心月摇头,“不是跟小白的家,是更以前的家!”她极目望向东方,随着西方夕阳的不断下落,深蓝色的夜幕正从那里拉起,带着千万颗繁星。   许仙还从未听白素贞提起过此事,不由道:“你家在哪?”   胡心月道:“你听过青丘之国吗?”   许仙道:“青丘之国,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他所说的一字不差,全都是《山海经》上的文字。   “真的有青丘之国?”   胡心月微微颔首,“有的,那里是所有九尾狐的故乡,不过,现在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了。”她笑了一笑,微露苦涩,“原本以为我不会再想起哪里了,原来我也是只首丘之狐啊!”   首丘之狐,亦做首丘之望,传闻但凡狐狸死时,都会将首朝向窟穴,喻意着怀念故乡。   这个比喻让许仙也觉得黯然,又问道:“青丘之国在哪?”   “瀛洲!” 第二百九十七章 扶桑   许仙道:“瀛洲?我还以为青丘之国是在九州之内!”这个时代的瀛洲即是东瀛,也就后世的日本诸岛。但在普通人的眼中,那里是和岭南差不多的蛮夷之地,将那里的人称之为倭。   事实上确实是这样,那里地震火山频发,实在不怎么适合普通人生活。但据说这是地脉灵力丰厚的象征,反倒成了许多散修的乐园。毕竟修道中人就算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被地震给震死。而在中土想要占座名山大川当洞府,至少也得有个地仙一流的实力,竞争委实激烈。   道家七十二洞天三十六福地,不是有宗派传承,便是有神仙驻守,其中像是华山这样的五岳名山,都得是经过天庭审批的在职神仙,一呆就是几百上千年。倒也不是不能凑合着找个小山包修炼,但且不说风水不好,身为修道者整天蜗居着仰望别人,念头也不通达不是。   于是有的修道者就一咬牙一跺脚,直接往海外发展,反正荒山荒岛多的是,随随便便就能混个岛主当当。反正他们干这工作也不用考虑交通问题,只要宅在家里就行了,而且往往越能宅修为就越高。   在许仙看来,这些海外散仙就是古代住不起房,不得不往郊区发展的无产者。   胡心月道:“原本是在九州之内,我听说是很久以前一场地动之后,才慢慢漂浮到海外。如今的中土只是九州的中心部分,所以被称之为中州,其他的大部分都飘到海外去了。嘻嘻,不懂了吧!”   “板块漂移啊!”许仙抽抽眼角,被古代妖怪普及这种知识,感觉还真是怪异。不过前世他也曾经听过这种说法,《山海经》中所记载的东西并非是古人的幻想,而是分裂以前的世界大陆,便是所谓的洪荒大陆。   当然,这种说法在他的前世,只被当作妄想与荒诞之言。但既然这个世界存在着人类短暂的科学所无法解析的神仙妖怪乃至太古龙族,荒诞也许反而更接近于真实。而他也证实了关于生物的部分,他眼前可不就坐着一个活化石吗?   “嗯?什么板块漂移?”胡心月疑惑眨眨眼。   许仙抚额,“没什么,那里还有其他的九尾狐吗?”   胡心月不耐烦的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涂山氏一族只剩下我了,其他的都是冒牌的。”   “那你还回去干什么?”许仙心中了然,他曾听白素贞提起过,极少数的狐妖是会随着道行而增加的尾巴的数量,那是残存着的上古血脉,大部分狐妖只会改变体形的大小与皮毛的颜色。真正的涂山氏一族,生来便具有九尾,胡心月便是仅剩下的纯血。   “要你管?”胡心月狠狠瞪了他一眼。   “怎么突然生气了。”许仙摸摸鼻子,自知失言,端起酒杯道:“算了,还是喝酒吧!”   胡心月放下酒杯,用及其认真的神色道:“只要我还在,青丘之国就在,我这次回去,就是要重建青丘之国,我当国主!”说到最后,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许仙极为熟悉的自得笑容。   许仙扯扯嘴角,“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最后那句话吧!简而言之你就是想要召集一帮妖怪,自己当妖怪头目耍威风,是吧!”他清楚的很,这只狐狸虽然也算是修道者,但各种欲望比凡人都要来的真切。   “是又怎么样?”胡心月傲然道:“你破坏我的任务,打搅我的兴致,我当然要找补回来,反正瀛洲也有很多人,你有什么意见吗?”&#。4;的洪荒宇宙来。   如今,太羲宇宙有天巫鸿钧和扶桑老祖这两尊圣人出世,却是合该出现两个新的位面空间来!   而今天,正是天巫鸿钧圣人要开辟新的位面天地的重大日子!   在这样一个重大的日子里,莽荒大地的任何的杀戮掠夺,残酷厮杀,全部停了下来,无数大神通者们纷纷以一种敬畏崇拜的心情,不远亿万里,赶来观摩圣人开天辟地这一亿万载也难逢的宇宙盛事。   距离天外星空约有百亿万里的混沌虚无之处,此时,无数大神通者们,纷纷骑着各种太苍荒兽或星兽,静静的停在这片混沌边缘的虚无中,静静的等待着圣人的到来!   无论之前,结下多大的因果,此时,也都全都收了起来,大神通者们一个个目不斜视,安静的等待着,绝不会有人敢在今天的日子,挑起什么争端。   经过一万多年的演变,如今,太羲宇宙的先天魔神们,基本上都已经练成了真如人仙,可变化为人仙形态,就连许多后天魔神,也都能变化真如人仙形态了。   四大宇宙未曾通达之前,只会以杀戮掠夺为大道的魔神们,善根难寻,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善?   而今,当四大宇宙通达,各种道法流入太羲,甚至佛门大法逐渐昌盛,各种教人向善布德的佛法,为无数魔神们所吟唱,日夜诵念的时候,魔神们灵窍终于打开,知道了什么是善念,什么是仁德、慈悲,善根自然而然的获得。   许多先天魔神,之所以一直不能练成真如人仙,乃是因为善根未得,道行法力却早就已经够了,而今一念既成,却是轻而易举的便洞悉了真如人仙的化形奥秘,一举扫去魔障,蜕去魔胎,修成了真如人仙。   因此,此时在这片虚无之间静待圣人开天辟地,创造一方位面空间的大神通者们,再也不是身躯庞大无边,动辄以数百万里,或数千万里计的狰狞恐怖的魔神形态,而是一个个都化成了真如人仙!最大者,也不过百丈而已。   太羲宇宙八尊混沌魔神之一的乌鲲老祖,此时就化成一个乌衣道袍的老道,骑在一只他从太阴红日里降伏的星兽,太阴三首啸天犬上。   昆吾娘娘则是盘坐在一座霞光盈溢的昆吾山上,身后则是她的几个昆吾之子,除了老二大偈吾,老四大金吾,老十四叱吾三人之外,大力天尊化身的老三大昆吾,和其他的十四位昆吾先天魔神兄弟,赫然都静静的肃立在昆吾娘娘的身后。   太金龙魔则是化成一尊金缕衣袍,头戴帝皇高冠的王者形态,乘坐一辆金碧辉煌,由十八只黄金龙魔星兽拉套的帝王车辇。   妖神女娲却是化身成一尊清冷圣洁的女仙,和另一位姿容绝世的仙子,一起并立于一朵月篷之上,这姿容绝世的女仙,正是八尊混沌魔神之一的太羲仙子。   在另一边,则是几个同样骑着各种神异坐骑的大神通者,每一个至少也是斩出一尸的准圣。   这些人中,以三个大神通者为首,赫然皆是拥有一方教主之姿的至人。   这三人,皆是来自娲皇宇宙,一个仙风道骨,相貌古朴,身穿紫金道袍的道者,道号玉盘大仙,另外两个则是一男一女,男的叫裟横婆,乃一代妖帝,女的叫祖巫后土!却是一代巫后。   事实上,除非有大神通者护持,否则的话,非斩尸之境的仙人,却也不敢到这混沌虚无之中,观摩圣人开天辟地!除了没有这份资格外,圣人在开天辟地时外溢的暴虐狂乱的混沌之气,更极有可能将他们化为灰灰。   因此,能来到这里,并且敢来到这里的,皆是有准圣之姿的一方之雄。   昆吾诸子,却是还有好几个没有达到斩尸之境的人,若非有昆吾娘娘护持,他们却也是不敢独自前来这片混沌虚无之地,观摩圣人开天!   在另外一处,令狐坐在太金星牛背上,身旁是元屠,神情冷漠的立在元屠至剑上。   至于原先收复的黑云童子,却是在万年前,就被令狐送进了释菩提的揭谛揭谛界中,皈依了释菩提,被微妙声佛,渡化为座下的一尊菩萨,号璇光菩萨!   这微妙声佛,未被释菩提渡化成佛之前,乃叫灵雾大王,虽是三千先天魔神之一,名次却是位于黑云老祖之下。   却没有想到,如今,曾经在他之上的黑云老祖,却是成了他座下的一尊菩萨,真可谓各人各有机缘,就看如何掌握了。   若是黑云老祖在没有被令狐剥夺肉身时,就皈依令狐的话,那么,以他的道行,足以被释菩提渡化成佛,而如今,肉身被剥夺,大部分气运被吞噬,黑云老祖,也只能成为一尊菩萨了!而且还是十分的勉强,才堪堪被释菩提顺利的点化为菩萨之姿,否则,更只能沦为护法明王了。   那太金星牛,如今却是彻彻底底的皈依了令狐,在亲眼见识到令狐的强大后,太金星牛不但不在为自己被强制降伏为坐骑而生怨气,而且还为自己能成为令狐的坐骑,而自豪!   任谁,只要知道了令狐三魂七魄的真相后,都会清楚的意识到,令狐的未来是无限的,成圣是必然的,甚至,成圣,可能还不是令狐的极限。   能成为未来无限可能大气运者,大神通者的坐骑,那该是何等自豪的事啊?   更别说还能经常聆听主人宣讲大道了。   除了令狐,元屠之外,以地巫之祖身份面世的地魂道玄,灵慧穹庐道人等五大神魄,也都来到了这片混沌虚无中。   虽说在这片混沌虚无中,无人敢挑起事端,不过,大神通们皆是神念扫来扫去的,观察着每一个陌生的人,偷偷的探察对方的身份和来历!   这种神念,自然是没有任何攻击性,就如同目光一般的普通和正常。   别人神念扫在自己身上探察自己身份来历的时候,自己的神念自然也同样可以扫在别人身上,探察对方可能的身份和来历,只要不是带有恶意挑衅的,基本上,谁都会将扫在自己身上的神念,视若无睹。   也不知等了多久,混沌虚无之中,但听隆隆之声,如奔雷,缓缓的压了过来!   众大神通者皆是神情一动,不过,道行最强者,却是发觉到了什么,眉头却是紧跟着微微皱起。   本来,他们还以为是天巫鸿钧圣人到了,但神念一扫之下,却是才发现,一只数千万里长的蛟龙,正在混沌虚无之中,翻云覆雨,翱翔而来!   这蛟龙,不是别人,正是太羲宇宙八尊混沌魔神之一的天海蛟龙!   要知道,在善根不再难寻,无数魔神皆已修成真如人仙,可随意收敛魔神之身后,除非是在决定生死的斗法杀戮之间,否则,鲜少有魔神会再施展终极真身,但如今,这尊混沌魔神,却是肆意变化终极真身,一路张狂而来,却是引得无数大神通者纷纷为之侧目!   天海蛟龙却是旁若无人,一路悠游而至,任凭无数神念在自己身上扫视不休,恍若未觉。   “乌鲲老祖,昆吾娘娘,女娲,太羲,两位仙子,没想到四位道友却是来得如此之早,焦某本想顺道邀约诸位一道同来呢,却是叫焦某扑了个空,晦气,晦气之极。”天海蛟龙的声音,轰然在混沌虚无之间震荡回响。   太金龙魔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之色。   这太金龙魔和天海蛟龙虽是同属八大混沌魔神,却是天生的世敌,自天地为开的混沌时期,就斗到了现在。   也是因为如此,这天海蛟龙刚才才只问候了乌鲲老祖,昆吾娘娘,妖神女娲和太羲仙子,唯独没有提到太金龙魔之名。   乌鲲老祖桀桀怪笑道:“焦道友,此时还早呢,我那鸿钧师兄还没来,焦道友大可在天海老巢睡上一觉,而后在来不迟,就不用像我等这般,枯等圣人的大驾。”   天海蛟龙对乌鲲老祖的挖苦之言,毫不在意,狂笑道:“乌鲲老祖,按说你乃是大鲲宇宙混锟老祖的善尸化身,助天父陆压道君成就太羲宇宙,天生有大气运,大功德,理应成圣,却不知何时方能看到乌鲲道兄你也来场开天盛事呢?”   乌鲲老祖闻言,却是脸色分外显得难看,一抹杀机在眼中毫不掩饰的迸射,直穿天海蛟龙庞大之身。   天海蛟龙却是毫不在意,数千万里的终极真身,在混沌虚无中蜿蜒浮游摆动。   乌鲲老祖并不以自身是大鲲宇宙的看护者混锟老祖的善尸化身为喜,相反,在知道自己竟然是别人的善尸化身时,乌鲲老祖就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强烈危机感!   这种危机,是潜意识的,也是最真实的预感。   任何人,也不想自己成为别人的附庸,若是不得已的,成为别人的附庸,其实也没什么,但问题是,这种附庸,是绝对会被抹去自身灵识,被人吞噬融合,而后再行斩出的三尸化身。   那时候,自己已经不是自己,甚至已经算是不再存在了。   所以,自己是某个混元大罗金仙的善尸化身的事,就如同一根毒刺一般,深深的扎在乌鲲老祖的心里,更是一种禁忌,而今,这禁忌,这毒刺,竟是被天海蛟龙,肆无忌惮的揭起,乌鲲老祖又焉能不怒?   若非今天乃是圣人开天的神圣之日,以乌鲲老祖睚眦必报的心性,早就是扑上去,和天海蛟龙厮杀一场了。   其实,在场的大神通者们,有太多的人,想要和对手痛快的厮杀一场,了结因果了。   就好像令狐,他在看到太金龙魔的时候,就很想将这个夺走自己青莲宝色旗的家伙,擒拿起来,吞噬肉身,炼化元神,掠夺气运,道行,法力!以泄愤。   不过,令狐终究按下心来,无论如何,今天都是圣人开天,创造新天地的神圣之日,在圣人履行天道职责,收获无量功德的时候,令狐却也不敢冒大不韪,挑起纷争。   那太金龙魔自然也看到了令狐,并且也对令狐感到无比的震惊。   太金龙魔惊的,自然是令狐如今的道行,以及他身边那个浑身隐隐散发出一股至凶至厉,至杀至威,至邪至恶气息的元屠了。   这是一种,让身为混沌魔神的他,都感到有些心悸,潜意识感觉很是危险的气息。   太金龙魔瞬间就意识到,他似乎惹下了一个不该惹的强敌,不过,身为混沌魔神的他,并不畏惧,也不在乎,除了掌控混沌法宝的圣人之外,太金龙魔不相信,有谁能从自己的手上讨到什么好去!   若是手中的混沌灵宝祭练完全的话,太金龙魔甚至连圣人也不放在眼里!   不过,若混沌灵宝真被太金龙魔祭练完全的话,太金龙魔就算不是圣人,也相当于圣人了!   甚至不用斩出三尸,太金龙魔就能证得他自己的道,将元神寄托虚空,成就大觉金仙,圣人道果!   就算混沌灵宝如今没有被太金龙魔祭练完全,太金龙魔也能凭借混沌灵宝,在圣人手下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了,这只是指没有混沌灵宝在手的圣人而言!若是像同样掌控有混沌灵宝的天巫鸿钧圣人或扶桑圣人,太金龙魔也只能彻底不战而退了。   毕竟,在同样有混沌灵宝的圣人面前,太金龙魔自然是无法在法宝上占据什么优势,而道行和法力,更是和圣人有着天壤之别。   却说天海蛟龙在混沌虚无中上下遨游了一阵后,也就施展真如人仙之道,化形为一尊十丈之高,满身龙鳞的青发大汉,脚下踩着一方苍茫大海,狂笑着立于妖神女娲和太羲仙子附近。   自天海蛟龙来后,或许该来的都已经来了,也没再见有其他的大神通者在赶来,众人也就都默默的等待着圣人的到来。   耐心,对于修道的众人来说,根本就不成问题,更别说,天巫鸿钧圣人开天盛事,乃是天道所示,众大神通者从混乱的天道中,看到的最明朗最清晰的天机,绝对不会有错。   果然,没有等待多久,一股浩大的仙光在虚无之中蓦地绽放,圣人的威压,也跟着向整个混沌虚无,涌动开来,让众大神通者,皆不由从灵魂深处,生出一种自我非常渺小,而圣人无比高大的仰视之感来。   天巫鸿钧圣人,脚下踏着一叶扁舟,头顶悬着混沌灵宝造化天尺,浑身绽放浩大的圣人仙光,徐徐而来!   “拜见天巫鸿钧圣人!”众大神通者不敢怠慢,纷纷下拜,以示对圣人的尊敬。   “众位道友免礼。”天巫鸿钧圣人淡淡的道,随后,目光却是投到了令狐和元屠的身上,稍微停了那么几秒,然后才将目光投到地魂道玄身上。   当天巫鸿钧圣人目光投来的时候,地魂道玄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已经完全在圣人烛照神通之下,被洞悉看穿,却也毫不在意!   天巫鸿钧虽说已经成为大觉金仙圣人,若是万年前,或许令狐还真的会忌惮圣人,但如今,三魂七魄皆进阶准圣之境,道行法力齐皆大进后,令狐却是再也不怕圣人了,哪怕是天道圣人,令狐的十方圣天大阵,也能和天道圣人抗衡,更别说,如今的圣人,只是单纯的拥有圣人道果的大觉金仙而已,并不是能够掌控天道法则之力的天道圣人。   一旦令狐利用十方圣天大阵,就能化身成为堪比天道圣人的圣天真仙,到时候,兴许圣人也要为之退避!   不过,天巫鸿钧圣人,却是没有显露丝毫敌意,其目光也是平静无波,很快就将目光从地魂道玄的身上移开,缓缓的飞入了混沌虚无之中,静静的立在一叶扁舟之上,伫立着!   在混沌虚无中涌动的地水火风,无数暴虐狂乱的混沌气流,一触及圣人身上绽放的浩大仙光,纷纷辟易远离,丝毫也不敢靠近圣人的附近。   天巫鸿钧圣人并没有马上就开天,创造位面新天地,而是踏着一叶扁舟,静静伫立,似在等待什么一般! 第378章 鸿钧开天   圣人没有动作,众大神通者也只能都静静的等待着,没人敢发出嘈杂或不耐之声。   没过多久,却见又一阵浩大的圣人仙光,自远处遥遥绽放,攸忽间,来到眼前。   来的这尊圣人,正是扶桑老祖,长眉垂耳,白胡垂胸,双目迷离,似醒非醒,似睡非睡,骑着一头冰火玄凤,徐徐而来,头顶悬着一株混沌宝树,迸射无边混沌之气。   “拜见扶桑圣人!”众大神通者又再次下拜。   扶桑老祖双眼依旧是那副似醒非醒的样子,声音更是飘渺:“免了。”   “谢圣人。”众人方才起身,却见远处有一片浩大无比的佛光绽放,才见到光,耳边便已是传来众佛梵唱之声。   来者正是南无大日如来光明佛,乌巢禅师,陆压真人,天父陆压道君的恶尸化身,端坐混沌青莲,脑后浩大金光,显化诸佛,菩萨,罗汉,明王,金刚,伽蓝,诸天,以及亿万佛子的梵音佛唱,佛家的神圣庄严,慈悲普度之气,瞬间覆盖整个宇宙天地,洗涤众生身心。   在这一刻,众生皆能感觉佛法的无边,体会到大日如来光明佛无以伦比的强大。   “弟子鸿钧拜见老师!”天巫鸿钧圣人对大日如来光明佛下拜道。   “贫道扶桑拜见大日如来光明佛!”扶桑老祖也一样不敢怠慢,对大日如来光明佛行起了拜礼。   他虽然不是大日如来光明佛的弟子,也已经靠自己证得大觉,成就圣人之尊,却是不敢在大日如来光明佛面前自大摆谱,毕竟,不说大日如来光明佛乃是天父陆压道君的恶尸化身,光是身为同为圣人之尊的天巫鸿钧的老师,扶桑老祖也要执晚辈礼才是。   等两大圣人拜完,众大神通者跟着下拜。   一番见礼过后,众人还以为该到都到了,该来的都来了,天巫鸿钧圣人开天也应该开始了,没有想到,混沌虚无中,竟是又传来一阵圣人的威压,又一片浩大的仙光,铺天盖地一般,照亮了整个混沌虚无。   却见来自于洪荒宇宙的女娲娘娘,元始天尊,释迦摩尼三尊洪荒圣人,联袂而来,三尊圣人浩大的圣人仙光,却是遥遥的盖过了南无大日如来光明佛的佛光佛气。   “见过鸿钧,扶桑两位道友,拜见大日如来光明佛!”三大洪荒圣人先是和天巫鸿钧和扶桑老祖互相见礼,然后才对大日如来光明佛行礼。   此时,元始天尊,释迦摩尼,女娲娘娘,皆已经摆正了面对大日如来光明佛的心态,不再视他为洪荒宇宙中曾经的那个妖族帝君陆压。   事实上,大日如来光明佛也早就不再是那个陆压帝君了,自他被太羲宇宙的天父陆压道君给擒到太羲宇宙后,就被陆压道君给吞噬融合,然后重新以恶尸之身,给斩了出来!   若非如此,原先不过准圣修为的妖族陆压帝君,又岂会一跃而成比大觉金仙圣人还要强大的存在?   大日如来光明佛虽然不是圣人,却是比圣人还要强上一等,介乎大觉金仙圣人和混元大罗金仙圣人之间的存在。   身为混元大罗金仙的三尸化身,注定不可能成圣,也无需成圣。   天巫鸿钧能够成圣,乃是因为,他是以前未曾开辟宇宙,未曾身陨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鸿钧斩出的三尸重生,而且目前还没被洪荒宇宙的天道鸿钧擒去吞噬融合,所以,天巫鸿钧才能成圣,而一旦,他被洪荒宇宙的天道鸿钧擒去融合,再重新斩出的话,他就会正式的成为天道鸿钧的一尊恶尸化身,圣人尊格也就不复存在了。   虽说,到时候他会成为类似大日如来光明佛这样比大觉金仙圣人还要强上一等的存在,但那时的鸿钧,也已经不再是天巫鸿钧了。   无论谁,都不想失去自我,特别是已经成圣的天巫鸿钧,更不甘心于被吞噬融合,成为别人的一尊三尸化身,所以,他想要反抗这个似乎被注定的命运,只要他能成长为堪比天道鸿钧的存在,他就不怕被吞噬融合,说不&《赛尔号逆转时空》《情初意开》《前任请回头》《从宇智波开始掌控木叶》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白天鹅彩票》。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hh-sy.com/wapbook/21807_492593.html
白天鹅彩票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