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丰娱乐场 目录共1505章

首页

永丰娱乐场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2206章 醒来后

永丰娱乐场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hh-sy.com

x4e0d;见动静。于是家里着急,又应了妹妹相求,便想着法子送她入府,帮衬一二。若能得了子嗣,家父曾言,是要记在妾名下的。”   凰签一事绝不能让淑妃知晓。这要是让娘娘听去,便是强着殿下,也是要将赫连葳蕤弄进府里。如今她只能半真半假的将事情糊弄过去,顶多让淑妃觉得赫连家激进,功利心强了些。   淑妃听闻赫连家竟如此亟不可待,果然皱了眉头。“你才嫁进来多长时日?赫连章怎地这般不晓事?”而且连个规矩都不懂,淑妃对赫连家已生不满。   “妾对此事也只是略有耳闻。明日定让家母进宫给娘娘赔罪。”   “赔罪的话就免了。让赫连夫人早些进宫,本宫有话与她细说。”   “是,娘娘,妾回去就传消息给家里知道。”赫连敏敏心中痛快。那边事情才刚起头,这边淑妃已然不满。赫连大人算不算因小失大?   赫连章老奸巨猾,当然不会将淑妃这么重要的人物遗漏。于是第二日进宫请罪,不仅是赫连夫人到了,还连带着一位赫连章的平妻,赫连葳蕤的养母卢氏。   能够和赫连夫人分庭抗礼,怎会是简单人物。卢氏长袖善舞,言辞间尽是谦卑。将赫连葳蕤对殿下的情意描述得令淑妃都不由动容。之后的请罪更是抹了眼泪,只说赫连葳蕤与宗政莹是学社结识,往来间渐生情谊,实在放不下对殿下心意,这才求了公主办事儿,有了昨日荒唐一幕。   淑妃又不是傻子,这话虽说得过去,但其中太多疑点,也不是轻易就能遮掩。再看赫连夫人从始至终都不屑与卢氏搭腔,便寻思着是不是赫连家内斗厉害,这赫连葳蕤入府,不过是大房二房在较劲儿。攀上皇子,自然是青云直上,权势可期。至于赫连章,有两个女儿在六殿下府里,他又怎会不乐意?   淑妃也是大家族出身,这么一想,就把事情往家族倾轧的方向想岔了。大房走了她这条明路,二房自然知道她这条路不好走,时间上也不适合。碰上八皇子选妃,这么一着急,只能另寻了法子打通路子,这才说得通。不过赫连家这事儿办得可不漂亮,明面上照顾不周全,让她察觉出异样。   淑妃对赫连葳蕤进府可有可无。一个女人而已,对宗政霖关系不大。她儿子要是看上了人,抬进去就是。若是看不上,打哪儿来回哪儿去。有了甑瑜这事儿,淑妃对死缠烂磨的女人,已是心有芥蒂。   这边厢淑妃弄明白事情原委,放了两人出宫。   晚上元成帝翻牌子时,发现数量有些不对,比平日少了些。“怎么回事?”   敬事房副管事王瑞耷拉下拂尘,凑近几步给万岁回话。   “启禀皇上,淑妃娘娘小日子到了。昭仪娘娘受了凉,主动让人撤了牌子。华美人和张婕妤白日起了冲撞,被皇贵妃娘娘禁足三日。”   淑妃小日子不便伺候,本打算去她宫里的元成帝只好往傅昭仪那里坐坐。主动撤了牌子,这举动还是懂事。冰美人行事很有些新鲜,元成帝坐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往齐妃宫里安置。   王瑞见事情办成,压下嘴角笑意,偷偷往贵妃宫里领赏去了。   第二日元成帝突然给皇贵妃派了新差事,让她顺带给诸位皇子也多留些心,有好的世家女子尽管留下,后院能生养的女人,皇家从不嫌多。   本就得了太后口谕,如今连皇上也吩咐下来,这事情便成了不得不上心的差事。于是八皇子选妃一事,不可避免变得热闹。遴选女子,数量扩充一倍。   慕夕瑶由始至终冷眼旁观,到了如今,赫连章布局还未见失手。   老狐狸成功搅混了局面,让赫连葳蕤不是非进八皇子府不可。指婚对象模糊化,再努力一把,谁能保证她就进不了六皇子府?   赫连大人真是劳神费力,比她这后手勤快多了。慕夕瑶闲闲望一眼没动静的浮漂,小嘴一撅,不乐意干等着。   这女人本就没耐性拿着鱼竿不动,如今更是找着理由,右手握着鱼竿尾部轻轻一扬,前端轻盈啪击水面,一时间平静湖面瞬间荡起涟漪。   一旁站着,同样握着鱼竿,一本正经垂钓的卫大人,脸上明显流露出不赞同。   慕夕瑶为自己不讲理的举动寻了个美名:“放松心神,观碧波荡漾之美景,助益脑子灵动起来,更能应对赫连家层出不穷的手段。”   卫大人手上鱼竿抖了抖,唇角严肃抿紧。瑶主子这般闹腾下去,今日这全鱼宴,绝对指望不上。刚才还拍着胸膛给小主子保证过花斑和石尾各五条,如今这目标,卫甄觉得得换个地方,最好离主子越远越好,到对面岸上方能达成。   “卫大人,你家殿下捉的这鱼怎地不咬钩?妾坐了好一会儿,这鱼儿莫不是不饿?”   Boss钓鱼很轻松的啊,怎么一轮到她就鱼苗苗也见不着一只?还是boss在好啊,卫甄钓鱼看起来也不在行。   慕夕瑶完全无视自己搅局的蛮不讲理,直接给卫甄贴上钓鱼废柴的标签。   “卫大人要是也不得力,咱换渔网放开了打捞。午饭可是耽搁不得。”不等卫甄回话,慕夕瑶自顾自嘟嚷一句,转身吩咐人动手。   卫甄无奈放下鱼竿,第一次体会空手而归的悲怆。什么叫“坐下来好一会儿”?瑶主子您架势才刚刚摆开,属下这鱼饵丢下去鱼线都没绷直,这耐性……   慕夕瑶带人出来垂钓,除了卫大人老老实实对她的话信了几分,随侍所有人早就料到会是这般光景。一听她吩咐,熟练拿出各类网具,呼啦一片往池边围了上去。   卫甄目瞪口呆看着众人各显神通,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瑶主子院里人这阵势,恐怕不是一日能练就啊……   诚庆看着肥美鲜鱼在网子里活蹦乱跳,立刻欢呼起来,两条胖腿使劲儿蹦跶,嘴里直嚷嚷,非要让卫甄带他去池边凑热闹。   “卫大人,带着这皮猴子后面玩儿去。”让人捉了几尾小鱼,放桶里任由诚庆可劲儿捣腾。丁点儿大的小家伙,随便给他条大鱼都抱不牢实。   慕夕瑶觉得自家儿子人小心大这点儿,绝对是随了boss大人。那男人自来就野心勃勃,皇家的种,果然天赋异禀,没一个安分。他儿子尤其突出。   慕夕瑶挑挑拣拣,终于选出品相上佳的食材,心满意足带着人往小厨房直奔而去。剩下看不上眼的,随手赏了下人,让他们也不时能尝尝鲜。   慕夕瑶打定主意,这一顿吃好喝足,午后起来再给boss报报信儿,正好“诉诉衷情,说说离殇”。   酱紫轩中,朱锦终于将赫连家消息搜集齐全,整理成文,递呈万靖雯阅览。   万靖雯很快浏览过绝密消息,一把将纸张揉捏成团,笑得肩膀止不住颤动。   “赫连敏敏,居然被赫连家当做弃子!”万靖雯疯狂大笑。前世建安帝元后,居然被娘家人逼到如此境地!“真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朱锦见主子神情大变,笑得已是疯癫,不敢贸然出声打断,只垂首静待她情绪平复。虽不知主子为何对赫连正妃恨之入骨,还没出阁就多方暗算,却知晓此时主子心里并不见得好过,不然眼里也不会浸出泪花。   万靖雯一通狠狠发泄,终于用绢帕拭干眼泪。这一世阴差阳错,很多事都让她拿捏不准,却不想在最关键的事上面,上天居然对她格外优厚。   “朱锦,时候到了。”   为了她可怜的孩儿,这场复仇,她等得太久。   “放消息出去,话要怎么说,你可明白?”   “是,主子曾教导奴婢,就说‘六皇子妃娘胎中就带了病根,乃是常人难以觉察的隐疾。天生宫寒,不能受孕。’”   “此时却要再加一句。”万靖雯看着铜镜中神情狰狞的女子,厌恶撇过了头。   “赫连家察觉不妥,有意欺瞒,欲再送赫连葳蕤进门补救。”   朱锦身子一震,手心出汗。主子这话放出去,赫连家就是欺君大罪!若是元成帝信了,赫连家百年望族,近千人命,眨眼间不存于世…… TA共获得: 威望:1 分| 评分共:1 条 11211633 2014-02-14 威望 +1 来自 杭州19楼 手机版 m.19lou.com 引用回帖 .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暮霭深蓝 威望:1707 注册时间:2012-01-11.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2013-11-30 18:43 只看该作者 168 # . 第一四九章 变故 昏暗的地牢之中,发髻散乱的中年男人形容邋遢。宝蓝色锦缎袍服一看便知价值不菲,不过如今却是尽染血污,着实不堪。   铁门落锁的声音传来,中年人鹰眼深邃,抬头便见宗政霖青衣磊落,带着随侍昂首走到牢房前站定。随从自身后拿出折叠椅打开,宗政霖锦袍一撩,身姿笔挺,当前而坐。   “本是同根,却执迷不悟,再三决绝。”宗政霖语声冰寒。   “同根?本尊还当你们这一脉早就数典忘祖,今日居然还有脸提及血脉渊源。”中年人呸的一声,明嘲暗讽之中带着浓烈憎恨。   “当今对尔等再三宽容,网开一面。自十几年前将尔逐出豫州,逼入蜀中,可曾再有紧追不舍,非取尔性命之事?”宗政霖对他桀骜不驯视若无睹,全凭自己心意行事。   “好你个宗政霖!你那狗屁高祖,乃是弑弟杀兄夺了皇位。家祖侥幸逃过一劫,眼睁睁看着皇兄被狗贼割了头颅,又被人废了双眼。如此家仇国恨,你当如何!”   “祖辈恩怨无需纠缠。帝位之争,成王败寇,生死之决。”   “叛党余孽尽数伏诛。唯你需押解回京,等候当今决断。”   “本当让你安稳回京。可惜慕氏曾求过本殿,若是生擒于你,须为她出口恶气。如今你便将这债还她一还。免得她生了怨忿。”   宗政霖历来行事霸道,离了盛京,对刑讯一事更是没耐心按部就班。   早前宗政明还按着刑部律令对叛贼问询一场,闹个不欢而散,再未现身。轮到宗政霖审讯,六殿下根本无视规制,直接让严乘舟接手,圆了慕夕瑶心愿。   蜀中一役,宗政明宗政霖各领精兵上千,又得玉姑秘药之助,情况虽凶险,最终却大获全胜。   叛党本占尽地利人和,却独独算漏宗政霖手下玉姑用药本事。那主上诸多手段都依赖用毒,这下子算是班门弄斧,正中宗政霖下怀。若是双方真刀真枪硬拼一场,大魏军士遇上蜀中死士,绝不能将兵力保留如此完整,定有场硬仗要打。   “如此?”宗政明候在外面,远远就听见地牢里鬼哭狼嚎。看宗政霖踏步而出,挑了眉头。“不怕父皇怪罪?”   “将死之人。”宗政霖言简意赅。   “刀枪不长眼,受些小伤已是留手。”宗政明赞同他处置,说起瞎话,俊雅之气不减半分。   两人相视一眼,并肩走了出去。独留身后凄厉哭号,听得值守之人毛骨悚然。   蜀中事毕,两人领兵再回祁城,却在城门外意外遇见眼熟之人。一见那人身影,两位殿下面色立时黑沉如墨。   “带上她!”宗政明示意随从将人抬上马匹,再回头已是面色如常。   宗政霖眯眼望向那女子被人扶起,气若游丝的背影,语气实在算不上好。“叶开,请大夫。”   “六弟事先不曾安排?”宗政霖怎会容得下与慕夕瑶如此相似之人,这般在人前卑躬屈膝讨生活?   不问还好,一问宗政霖神色更差。“本待回程再行处置。”   “五哥不是最怜香惜玉?”以宗政明显而易见的心思,怎会亦未帮扶?   宗政明正了神色。“小觑女子嫉妒之心。”他离开前曾吩咐人送了银钱,之后安排也如同宗政霖一样考虑。带上女子行军,毕竟不妥。   这次回来,居然见到这女子浑身脏污,在城门外乞讨,一看便知身患重疾。这幅情形,让两人着实冒火,脸上自然不见好颜色。   本来紧张的行程,又因这女子耽搁半日。之后众人快马加鞭,往盛京疾驰而去。   宗政霖还在回程路上,盛京已是闹得沸沸扬扬,不为选妃,而是赫连家出了大事!   此事起因,源于盛京监察司接到的一封密函。之后第二日街头巷尾传出一首童谣,矛头直指赫连家欺君罔上,欲行李代桃僵之事。   听闻这消息,有四个女人反应最是激烈。   “你说什么?”赫连葳蕤大惊失色。这消息太过震惊,到底是谁人设计?赫连敏敏到底怎么回事?怎会无故被人谣传不能生养,还将她牵扯其中?这里面能得利的,唯有慕氏,莫不是赫连敏敏着了慕夕瑶的道?   可是慕氏历来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怎会突然对赫连家所行之事洞察入微,又意欲将阻她上位之人,连根拔起不成?   可是时机不对啊。于她而言,最合适的时机莫过于等六殿下事成,再一举动摇赫连敏敏的后位。这时候提前动手,能有多大好处?   赫连葳蕤实在不敢相信,凭慕夕瑶那脑子,会出这么一手昏招。如此一想,定是有人暗中捅刀子,坏赫连家大事。   如今最重要是搞清楚赫连敏敏那身子有没有问题。若是真如传言所说,赫连敏敏不能为皇家开枝散叶,赫连家想送她这个庶女入宗政霖府邸的意图又被太多人知晓。两相联想,赫连家是入了人家圈套了!这下子真是百口莫辩。   “父亲。”赫连葳蕤向神色不善的赫连章行礼。   “此次事有变故,你所说之事,只能延后。目前家里被人盯上,只能应付过这回,再想办法。”赫连章到如今都不信赫连敏敏娘胎就带了缺陷。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哪个伺候的嬷嬷说过她宫寒不宜生养。   这谣言必须尽快平复。到底是政敌还是后院女人出手?赫连章感觉事情棘手。   “是,女儿明白。父亲大人辛苦。”赫连葳蕤自知家里大事为重。只有赫连家安稳度过这遭,府里人才能有好日子过。   “简直是荒谬!”赫连敏敏拂手砸了茶碗。震怒之下,双手都在打颤。   “是谁!谁在这个时候做的好事?”排除赫连家本身就陷在泥藻中自身难保,赫连敏敏只能想到慕夕瑶头上。   那个女人当面应了盟约,背后却行如此阴险之事,根本就不该信她!如今却是亲手将把柄送到她手上,真是自取其辱。   赫连敏敏气得领了人就往丹若苑赶。不对峙清楚,她咽不下这口气!任何女子被人栽赃不能生养,都是形同断其生路。这般不能传宗接代的女人,那个世家会容得下?在皇家,这就是被休弃的下场。   慕氏敢这么凭空捏造,定要让她悔不当初! TA共获得: 威望:1 分| 评分共:1 条 11211633 2014-02-14 威望 +1 来自 杭州19楼 手机版 m.19lou.com 引用回帖 . |收录 |收藏 |引用回帖 |评分 |举报 暮霭深蓝 威望:1707 注册时间:2012-01-11.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2013-11-30 18:43 只看该作者 169 # . 第一五零章 问罪 慕夕瑶睁着黝黑晶亮的眸子,就这么扇扇睫毛,小眉头一皱一皱,看得卫甄赶紧低头。   瑶主子这模样,难怪殿下扛不住。幸好主子这会儿不在,不然现在他又该得个冷眼。   “赫连氏不能生养,赫连家李代桃僵?”慕夕瑶小声念叨,葱白玉指在琴弦上随意勾挑。“啧啧,这话传得,忒是恶毒。赫连家今年莫不是犯太岁?”小模样有点幸灾乐祸。   “如此一来,却是累了你家主子我。这清净日子终到头啊……”慕夕瑶小嘴一撇,不乐意了。这渔翁之利摆在面前,看得动不得。实在不痛快。   真若接下这天上掉的馅儿饼,搞不好就要含冤受屈,替人背黑锅偿债。   她正在谋算借谁人之手,传一个两晋闻名的典故到太后耳中,让赫连葳蕤白日梦醒。顺便落落为她说话的那群女人的脸面。这人选还没挑出来,“意外惊喜”从天而降。   得,现在什么都不用忙活,赫连家被人敲了闷棍,她应下赫连敏敏的差事,好似有人超额代劳。   不过这超出的部分,赫连正妃恐怕极为恼怒,待会儿指不定就能闯进她丹若苑里兴师问罪。   慕夕瑶对这个神秘插手之人异常好奇。这一局设得是不是场面太大?能提前预知赫连章的举动,莫非凰签一事,还有第三方知晓?   万靖雯的奇异重生,慕夕瑶如何也预料不到。更想不到的是,事有凑巧,就这么让万靖雯抓住个绝好机会。因此在判断上,慕夕瑶出了偏差。   淑妃在宫里称得上是震怒。自打听闻传遍后宫的流言蜚语,赫连家这三字一出,淑妃每每听闻,额角都针扎似的疼痛。   她如今已是顾不上那家子对宗政霖仕途上的助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赫连氏到底有没有隐疾这事儿上面。她盼了许久的嫡孙,绝不能因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就此没了消息。   “嬷嬷,让人请这上面的圣手去给她仔细瞧过。若是有人中伤那便罢了,若不是……”淑妃抚抚额角,“我儿留这等妇人再无用处。”言下之意,赫连敏敏皇子妃位份留不留得住,诊断之后即见分晓。   元成帝听闻此事,只提笔的手顿了顿,神色间不见喜怒。拣起赫连章这几日上的奏折,皇帝闭目良久,只叫了顾长德往御医院宣旨。之后继续提笔朱批,忙碌于繁杂政事之中。   “这流言中人,就是你等口中那赫连葳蕤?”金太后一颗颗佛珠拨拢过去,对众人之前提到的一桩美谈,如今是一字不提。   宗政莹僵硬坐着,至今无法相信,一夜之间风向大变。   贵妃本就收敛,说话不多,此次倒还能安稳坐着。只心里明白,赫连家这次怕是竹篮打水。即&#x。50;轩这下才瘪了下来,萎倒在地,再没有什么神气的模样。   叶南轻笑了一声,但在处理这小子的方式上,倒确实有些头疼,龙虎山张天师可是人族仅存的三位金丹高手之一,他门下的弟子教训教训倒是问题不大,可是要真杀了,万一被龙虎山察觉,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可是就这样放了叶南却是也不甘心,这小子心里阴得很,虽然不敢提这次抢九尾天狐的事情,但是如果就这样放走了,只怕以后找着机会在龙虎山挑拨,带着人来找自己麻烦,却也是个挺讨厌的事情!   可是这样处理了,那旁边的那个尿裤子的小子也得一并收拾了,才有可能不走漏消息。   叶南阴着脸,眼中寒气直冒,上下打量着唐子轩,似乎考虑着怎么将这个唐子轩毁尸灭迹一般,直看得唐子轩纷身寒气直冒。   这个时候,他可生怕叶南就这般将他给干掉了,那就太不值了,自己可还年轻,就算没有天狐的帮助,自己在龙虎山门下,可也是前途无量的,就这般死了,可真不甘心!   实在是越想越怕,畏惧地看着叶南,生怕他就这般地下了狠手,趴在地上,趁着叶南不注意,赶紧做了一个细微的小动作。   而旁边的那李宝荣这个时候,见得唐仙长落败,早已经被吓得所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屁滚尿流,也生怕胡晓一口就将他吞了下去!   叶南寒着眼光,上下打量着,心底却在思考着怎么样处理这个唐子轩,正思考间,突然感觉手腕一震,一愣之后,朝左手手腕上的灵能腕表望去,却见得是一个鲜红的光点在腕表屏幕的正中央不停地闪动。   见得这个标志,叶南却是一惊,这个是特勤队的求援标志,当一个特勤队员按动求援键时候,求援信息在传达控制中心之时,同时如果这附近方圆一千米内有其他特勤队员的存在,这求援信息也会发送到对方手中,以便得到尽快的救援。   而叶南看了看这个标示,一愣之后,突然笑了起来,上边显示的求援标示,正位于自己身边,暗道:“现在求援的只怕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了,想不到这小子也是特勤队的人。”   听得叶南的笑声,唐子轩惊疑地抬起头来看着叶南,暗道:“难道这小子发现了自己在求援?”   正惊疑间,却见的这个掌控着自己生死的家伙,突然诡笑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自己很面熟的耳麦戴到耳朵上,按动接通键后,道:“我是叶南,目前一切情况均在控制之中,取消救援行动!”   “嗯……确认唐子轩上校已经安全!”然后切断了通话。   见得这个情况,唐子轩实在是被惊得目瞪口呆,这小子就是叶南,就是自己一直要找他麻烦给小师弟出气的那个叶南,他也是特勤队的?唐子轩这下可真就呆住了。   叶南看着目瞪口呆的唐子轩,叹了口气,淡笑了笑,道:“好了,唐子轩上校,想不到都是特勤队的同仁,那我也就不为己甚,今天的事情就此揭过,你走吧!”   唐子轩阴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朝着叶南一拱手之后,便一拐一拐地朝外走去,丢下那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李宝荣悄然离去。   见得唐子轩离去,叶南轻轻地淡笑了下,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充满戏剧性,不过这样也好,总算免得自己为了怎么处理这小子而感到头痛。   想罢,然后又看了看那墙角的李宝荣,轻啐了声,又转头对小天狐询问道:“那这个小子呢,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小天狐紧紧地抿着嘴巴,死死地盯着那李宝荣看了一会,吓得那李宝荣上下牙齿“咯哒、咯哒”直响。   看了看这个可怜又可恨的救命恩人,小天狐终于低声地道:“算了吧,他救了我一命,今天的事情就算是个了断了,我们走吧!”   叶南看了看那被吓得面色惨白的李宝荣,突然诡异地笑了笑,道:“小天狐,这样太便宜他了,要不你吃了他?”   听得叶南的话,胡晓一愣,却突然听得那缩在墙角的李宝荣突然尖叫一声,惨叫着如同疯了一般地连滚带爬朝着仓库外边跑了出去。   看得这一切,小小诡计得逞的叶南,直笑得差点直不起腰来。   胡晓心情复杂地看着那屁滚尿流般朝门外逃窜的李宝荣,朝着叶南嗔怪道:“你吓他做什么,看他那可怜的样子,唉……”   叶南笑得好一阵才停了下来,笑完这一顿之后,这才觉得今天的这郁闷之气完全地一消而空。   然后看着全身衣物在变身时已经完全被撑烂,现在仅穿着两件由雪白狐毛幻化的胸围和小短裤的性感可爱小天狐,轻轻地问道:“小天狐,那你现在打算去哪里,学校可能是不能呆了,你打算怎么办?”   小天狐想了下,可怜巴巴地无奈道:“我现在也没地方可去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学校回不去,我也不好做什么去了!”   “我本来一直四处躲着,辛苦修炼,就是为了报答李宝荣,可是现在,我……”小天狐秀美的小脸上,两条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玉般的脸颊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看着小天狐那凄美可怜的容颜,叶南叹了口气,只得无奈地道:“这样吧,你先跟着我回去,过两天,我安排你到我乡下老家去,你就在那里安心修炼如何!”   听得叶南的言语,小天狐先是眼前一亮,但听得叶南要送她去乡下,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她又神色一黯,想了下之后,突然抬头看着叶南哀求道:“叶南哥哥,你就让我跟在你身边吧,我一个人害怕,这些年我一个人胆战心惊,到处东躲西藏,我真的好怕!”   小天狐这般的要求,让叶南轻皱起了眉头,暗道:“这个可如何是好,我要是让小天狐跟在自己身边,这让我如何跟小敏儿交代呀!”   小天狐眼中含泪地见得叶南脸上为难的表情,眼睛转了转,明白了一些什么,突然破涕为笑地道:“叶南哥,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也不会惹敏儿姐姐生气的!”   只见得她突然又显出了原形,而且很快体型便开始缩小,变为了一只长不过半尺左右可爱小白狐,那两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也渐渐地合为一条细长的小白尾巴,尖尖的小嘴也缓缓地往回缩了一些,变成了一只俏皮可爱的小白猫。 第050章 兴奋过头的院长   叶南将小天狐带回家中,已经是十一点了,方巍等在客厅,见得叶南平安回来,这才放下心来。   正打算回房睡觉,却突然见得趴在叶南肩头的小天狐,方巍疑惑地盯着看了一眼,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头,这只小猫咪似乎很特别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不住地四处张望着,给人很是精灵古怪的感觉。   想起那还赖在家中的老鬼,方巍心头一惊,猛地退后了一步,然后惊疑地指着那小天狐对叶南问道:“南子,你刚才那么急着走,不会是为了这……”   叶南暗笑,忖道:“巍子最近修炼了一段时间的聚灵决之后,看来效果挺不错,起码灵觉就要灵敏了许多!”   见得方巍这紧张的模样,叶南轻轻地摸了摸肩头小天狐那柔软的长毛,笑着点点头道:“对啊,从今天起,她就是我们家的新成员了!”   “新成员?”方巍鼓着眼睛看着那可爱的小猫咪,惊疑地道:“它……它到底是什么东西?鬼?猫妖?”   见得自己被称为猫妖,小天狐这下可不高兴了,她自觉自己天狐皇族的骄傲和自尊受到了严重地挑战,当下便冷哼一声,细声细气地回道:“你才是猫妖呢!”说罢,还昂起脖子,摆出了一个不屑的姿势!   方巍被这小猫突然冒出的人语又猛地吓得往后跳了一步,一双眼睛瞪得牛眼大,他实在是被吓住了,以往见得鬼将、吸血鬼他都不觉得太过奇怪了,但是突然一下小猫会讲人话,却是让他又狠狠地吓了一跳。   颤抖着手指,指着可爱小猫对叶南问道:“这……这……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讲话!”   小天狐轻摆着深厚的细长小尾巴,打了个哈欠,她实在是不想在理会这个没啥见识的人类,今天第一次打架,实在是有乏了,便不再理会方巍那吖的,趴在叶南的肩头,眯着眼睛打瞌睡去了。   见得这小猫对自己一副蔑视的模样,方巍脑后冒出了几条长长的黑线,实在是无语了……   见得方巍这副吃瘪样,叶南耸耸肩,拍了拍方巍的肩膀,轻声笑道:“呃……她叫晓晓,其实很可爱的,你以后一定会喜欢她的!”   方巍仔细地看了看这半尺来长的小白猫:“呃……看起来确实是挺可爱,但是……算了,会说人话的猫,挺吓人的,我还是赶紧睡觉去!”   说罢赶紧转身上楼,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赶紧又转头对叶南紧张地威胁道:“南子,记得别让它跑到我房间来,不然我睡着了的时候万一不小心翻身压死了它,可别怪我哦!”说罢,赶紧“咚咚咚”跑上楼去,然后“嘭”地一声锁上房门。   叶南见得方巍这番紧张的模样,无奈地笑了,这巍子平时看起来胆子挺大,但就是对于这些方面难以接受了一些。   虽然小天狐现在是小猫形象,但是叶南还是动手将客房收拾了一下,将这间房间分配给小天狐。   然后自己便回房间洗了澡之后,给小敏儿打了个电话,顺便说道今天自己捡了一只小白猫,两人好好地在电话中温存了一阵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小天狐已经在叶南家呆了几天了,每天叶南醒来就可以看到明明睡在客房的小天狐总是会趴在自己的枕边睡得贼香,虽然已经是说道了几次,什么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   只是小天狐可不理会这些,天天照旧晚上在自己房间呆着,然后第二天早上就出现在了叶南的枕头旁。   还好,她总还是保持着小猫的形象,不然要是让叶南天天面对着那诱惑可爱的漂亮美眉模样,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终于到了叶南要回院上班的时候了,洪浪院长早已经打电话过来,让叶南早些回医院,安排治疗中心的开业前准备事宜。   回到医院的叶南,受到了洪浪院长的热烈欢迎,并亲自带领着叶南去熟悉刚完成装修的儿童心理治疗中心。   洪浪院长将儿童心理治疗中心安排在了内科大楼的顶楼十六楼,整个治疗中心分为休息区,活动区以及治疗区。   这里大多数的房间都配备有电视以及各类玩具,同时每个房间都涂成了粉红色,并绘制了各种动画人物的图像,且有专门的配膳间和厨房。同时配备有国内最先进灵敏的脑电图机以及其他的辅助仪器。   洪浪院长拉着叶南一路行去,不时地有在忙碌清理的护士们对着两人热情地点头示意道:“洪院长、叶主任!”   “叶主任……”这个称呼还真是让人觉得舒坦,听得叶南都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了起来,以前都是混在人家手下做事,今天自己竟然也翻身做了主任,这世事还真是无常啊!   两人将整个治疗中心都逛了个遍,其中最让叶南满意的是,在十六楼上的顶层,还有一个小型的活动场,这里没有墙壁,单纯地由一些彩色的栏杆围住,站在这里看以眺望到半个东江城,而且空气极好,极为适合自闭儿童的治疗和活动!   介绍到这个活动场的时候,洪浪院长看着叶南满意的模样也不禁地自得道:“怎么样,叶南你可还满意吧?!”   叶南微笑着点头道:“洪院长,真是辛苦您了,治疗中心的配置和设施我都十分的满意,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听得叶南的言语,洪浪院长满意地笑了,他从来没有担心过叶南的能力,只要有叶南的这句话,他就放心了!   熟悉了整个治疗中心,叶南接下来就是与自己的下属们互相见面熟悉,虽然大多数人都认识叶南,但是叶南可是一个都不认识他们。   在院长的招呼下,整个科室的人都排成两排站到了叶南和洪浪院长面前,前排是医生加营养配膳师,共八人,后排是十名护士,除了前头一个年龄稍大的老医生,其他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一个个看起来朝气蓬勃的。   “前头那个年纪老点的大概就是张学龙吧,看起来挺和气的,应该就是洪院长给自己配的副主任!”叶南摸着下巴,寻思到。   不出所料的,洪院长拉着那老医生的手,笑着对叶南道:“叶南,这位就是张学龙副主任医师,以后就是你的助手了,你们之间可要好好配合!”   张学龙医生一张老脸笑得如朵花一般地,伸手和叶南握了握道:“叶主任,以后我会尽力地协助你将我们的治疗中心,办的红红火火,只是希望叶主任不要嫌弃我们这样的老家伙不中用啊!”   这个张学龙看来还真不错,挺和气的,丝毫没有摆前辈的架子,叶南笑点点头,道:“张主任太客气了,我们都是年轻人,有些地方可能经验还不够足啊,以后还请张主任多多指教,我们一起努力,将我们的科室一起发扬光大!”   接下来的几个都是年轻医生,两男两女搭配得挺好;还三人是专业的营养配膳师,专门负责治疗中心患儿们的营养以及饮食。   叶南满意地点着头,这样的配置对于一个新建科室来说,确实已经是很不错的呢,有这样的条件,加上自己的能力,将治疗中心办好,绝对不会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看着面前的这一排人员,叶南淡笑了笑道:“各位同事,后天就是我们治疗中心开业的日子,现在,我安排一下科室的具体事务!”   “治疗中心开业之后,科室的日常具体事务由张学龙副主任负全责,张学龙副主任在精神治疗方面经验丰富,而且有具有相当高的造诣,由他指导大家的常规治疗,我十分的放心!”   听到这里,除了早已知情的张学龙医生之外,其他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想不到叶南一开始当主任就这样放心地放权给属下,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其实叶南实在是怕麻烦,所以才将那些琐碎的事情都丢给张学龙,自己负责主要的治疗就可以了,反正这个必须的自己亲力亲为,无法由别人代替。   叶南看着属下们惊诧的表情,淡笑了笑道:“当然,整个治疗的中心还是以我为主,我主要是对每一个进科的患儿进行每周两至三次的特殊心理治疗,大家也知道,我的治疗方法相对来说比较特殊,在进行一段系统的治疗摸索之后,我也会在大家之中选取具有相关优秀资质的人来学习这方面的治疗!”   有了叶南的这句话,年轻的医生们都开始兴奋了起来,他们都知道叶南就是靠的那种特殊的催眠术对患儿进行心理干预,来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如果自己等人也能学到这个奇特而有效果奇佳的治疗方法,那么可想而知,以后自己的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的!   看得属下医生们脸上那兴奋的笑容,叶南满意地笑了,医生是一个靠资历的行业,在这样的大型医院,年轻人基本上是没有异军突起的机会。   但是自己却给了他们一条捷径,只要他们努力,那么就可以不需要再辛辛苦苦地熬上几十年,便可以站到这个行业的顶峰,有了这个做保证,就不怕所有下属的医生不拼命,不努力,只要自己培育出了这一批人才,哪么就不愁附二院治疗中心无法发扬光大了!   就算自己将来,不再继续在附二院担任这个负责人,以后也能够有人能接着自己的这条路走下去,继续将整个治疗中心而维持发展下去。   看着下属的那些医生们用那充满着那兴奋而希冀的眼神热烈的看着自己,叶南微笑着举起双手,大声地道:“最后,我希望我们的科室,能够在不久的将来,能在大家的努力下,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强大的儿童心理干预中心,让我们为了这个目标,而一起奋斗!”   随着叶南的语音落下,一阵铺天盖地的掌声砰然想起,所有的医生护士们连带洪浪院长都热烈的鼓着掌,虽然不过是十来个人,但是所有的人脸上都充满了热情的笑容,在叶南这强大的个人魅力之下,都对整个治疗中心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告别了仍然需要继续留着做准备工作的下属们,叶南和仍一脸兴奋尚未完全消去的洪浪院长乘坐着电梯缓缓地下楼而去。   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一位一位地跳了下去,洪浪院长突然想起了一事,笑着转过头稍稍有些担心地对着叶南道:“叶南,后天就是治疗中心开业的日子了,目前预约前来治疗的患儿已经达到了三十余人,这还是我们还没有进行大肆宣传的情况,如果等开业的时候之后,肯定还会有不少的患儿以及家属慕名而来!”   洪浪院长顿了顿,询问地道:“到时候,只怕你一人要完成这么多患儿的治疗会非常的困难,不知道你有这方面的准备没有?”   “这么多?”听得这个数字,叶南心头一惊,现在这预约的三十个患儿,便已经差不多是自己的极限了,如果再多那真就麻烦了!   洪浪院长点点头,叹道:“这些患儿是自从那次报纸上报道了你这方面的消息之后,我们尚没有准备开展儿童心理治疗中心的时候,家属便开始联系我们,进行预约登记的。所以我们整个治疗中心的设计,总和考虑了以后的发展和你的能力,当时设计最大的收治人数为五十人!”   看了看叶南之后,又接到:“所以我估计,至多到开业后第二天,我们可能就会达到这个上限人数,如果没有其他办法的话,那么你对单个病人治疗的时间就得缩短,这个应该来说问&#x《樱枝雾浓》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永丰娱乐场》。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hh-sy.com/wapbook/45135_885912.html
永丰娱乐场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