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从零开始的新生 >> 社区人民调解工作计划,人民调解工作目录,社区我的二五仔生涯,2014花落需花开

东方彩票手机购彩

时间:21-04-18 来源: 华辉小说网

东方彩票手机购彩

5426;先在偏殿候上一段时间?”   中年文吏笑着征询道。   陆北面色淡然,应道:“可。”   城隍偏殿。   陆北安静地坐在一张椅子上,气定神闲地静待长安城隍神君到来。   长安城共有东、西、南、北四位城隍神,这些城隍在长安城,皆是堪比天仙级数的强大神祇。   因为陆北伪装成神仙道行来此,所以,并未引得西城隍神君的太过重视。   此去天庭,他打算以神仙道行的陆北之名,入天庭雷部为神。   毕竟,若以真实修为前往,势必要引人侧目,不利于他行事。   而且据这些时日观摩地皇赠予的玉简,陆北隐隐有所领悟。   金仙之躯,可称不朽!   长生真仙周身灵窍蕴涵星光,金仙仙体则现出后天灵纹,那是道纹。天地大道的具现化。   而后金仙才可领悟一念成域、法有元灵的玄妙境界。   值得一提的是,一念成域、法有元灵。   前者,三界六成金仙还可以做到,而后者有的甚至一生都无法踏入此境。   法有元灵就是仙人完全降服自身宏大的气机和法力,让自身真灵投影在法力符箓中。   到得此境,一道法力便可化出一道分身,纵然不幸被人灭杀,也可凭借一道特意祭炼过的法力重生而出。   这才是金仙不朽的奥秘!   可以说,先前在北俱芦洲,陆北唯一击杀过的那尊金仙妖圣,根本就未曾达到此境。   至于自在天波旬,不过损失一尊化身罢了。   金仙难杀,可见一斑。   当然,证得不朽金仙,仍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达到道心某种程度上的圆满。   金仙三源圆满,那只是从法力层面而言,而在道行方面还需精研。   这和陆北当日首先迈入真仙道行,而后才开始炼化黎椿之心、烙印木之后天本源是一个道理。   说起本源灵物,陆北眉头皱了皱。   心道,天庭之中不是有壬水先天灵根,蟠桃树么。   正好可以烙印后天水之本源。   不过,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就在这时,一阵环佩叮当之声响起,神念感知到香火神力的接近。   就仿佛暗夜中的一个松油火把,热浪席卷,正在慢慢逼近而来。   陆北正在寻思,却见一双黑底圆头官靴,并齐合拢,目光及上,却见一个身穿大红官袍,腰系玉带的……女人?   陆北心头微诧,面上却不动分毫,起身拱手道:“陆某见过城隍神君。”   “陆公子不必多礼。”   城隍神君平常无奇的容颜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波动,淡淡说道:“十年之前,天庭雷部的吉天君就已经找过陆公子,陆公子何来如此之迟也?”   这位女城隍的声线稍粗,嗓子似乎还带着一丝沙哑。   陆北朗声道:“诸事繁忙,实是难以脱身。”   女城隍点了点头,道:“陆公子确是十年都未进长安城了。说来,三年之前,吉天君还特意以线香显圣,问过陆公子的情形。”   “劳吉天君挂怀,陆某心中实是不安。”   陆北拱手说道。   女城隍仔细打量了陆北一眼,见其眉宇冷肃,气度凝然,道行也在神仙巅峰之境。   而且从陆北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堂皇纯正的雷霆气息,心中暗暗点头,也觉得天庭雷部看人不差。   “陆公子,雷部符召带在身上吧?”   女城隍说着,从陆北手中接过符召,目光在符召上稍稍停留一瞬,这才展颜微微笑道:“陆公子还请于此稍待片刻,本神这就去沟通上界。而后天庭便会派出接引使者,引渡公子上得天庭。”   这尊城隍或许很少笑,她的笑容也谈不上好看与不好看一说,只是有着一种僵硬的违和感。   所谓神威如狱,或许,这尊城隍早已忘记如何去笑了。   陆北面色玄素,沉声道:“有劳神君了。”   长安西城隍点了点头,也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   陆北耐着性子在椅子上等待,颇为这位行事雷厉风行的女城隍感到心折。   与此同时,窥一斑而知全豹。   他第一次对于三界名义上的统治者,至高无上的天庭,有了那么一丝戒备。   事情,恐怕未必像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还需从长计议才是。 第一百七十九章 北斗征伐司   天界。   神霄玉府。   此地为雷火瘟斗四部之中,势力最为庞大的雷部所在。   此部,下设“三省九司、三十六内院中司、东西华台、玄馆妙阁、四府六院及诸各司,各分曹局。”   其间琼楼宫殿,漂浮云端,外有法阵遮蔽,光彩迷眼。   连绵楼宇之中,有着这么一座阁楼。   阁楼密室内。   雷部天君吉立身穿一袭杏黄道袍,头戴道冠,正在盘膝打坐修炼。   他的手中尚握着两枚小巧精致的雷玉,一丝丝白色雷霆,被吉立以秘法抽出炼化。   忽而,吉立猛然睁开眼睛,待感受到雷霆本源只是精进了微不可察的一丝,便是叹了一口气。   自封神量劫后,截教诸仙归于天庭。   虽然此辈早已得了长生道果,但碍于真灵受制于封神榜,此生道行却是不得寸进。   至于他吉立,更是未曾成仙,便被送上了封神榜。   而今所修不过是借助神道之力,炼化的雷霆本源力量。   神通威能再强,惜诀长生之道,再无缘法可言。   吉立摇了摇头,强行不让自己再去思索这些烦心之事。   目光闪烁,心中莫名一动,悄然站起身来,朝阁楼外走去。   ……   ……   城隍庙。   陆北只觉过了大约一炷香的工夫,庭外便传来了脚步声音,似乎很急促。   然后,一男一女两个神祇,迈步走入偏殿。   左边那人朗声笑道:“这位想来就是陆公子了吧,某家雷部天君吉立,这厢有礼。”   正是从天庭借助南天门法阵,匆匆赶来的吉立。   对于凡间是十余年过去,可在天庭不过十余日。   所以吉立面色尚带着亲切,毕竟雷部天尊闻仲仔细叮咛过他。   吉立打量着陆北,感知到神仙巅峰的气息波动,心中暗暗赞叹,此人天资卓绝。   要知道,他上次临凡降劫之时,眼前之人分明刚刚突破神仙,这才十年过去吧……这般修行速度,当真让他羡慕。   陆北起身拱手道:“吉天君客气了。”   三人分宾主落座,那位女城隍淡淡说道:“两位且在此地叙话,本神公案之上,尚堆积了不少公务,且失陪了。”   吉立善意地笑了笑,挥挥手道:“冷月城隍自便就是。”   陆北正待冲城隍颔首示意,闻言,目光一奇。   城隍说完,便不多言,告辞离去。   “冷月城隍耽于公务,兢兢业业,实是我辈楷模。”   天君吉立见陆北神色异样,还以为他对于城隍的淡漠态度心下有着微词,便是笑着解释了一句。   陆北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而生的古怪之色从脸上敛去。   他,毕竟是一个能够控制自己情绪的人。   吉立又问道:“陆道友,若无他事,可否愿意随我到天庭雷部供职?”   陆北倒没有说什么‘我愿意’之类的尬白,而是点了点头。   吉立见此,再不耽搁,站起身来道:“陆道友,且随我来。”   吉立取出玉牌,勾通天庭传送法阵,一道流光闪烁,二人就是消失在原地。   天庭。   南天门。   天君吉立笑着介绍道:“陆道友,这是闻名三界的南天门。”   “果然气势雄浑,不可窥测。”陆北放弃了以神念去探查南天门的虚实,微微眯起眼眸,赞叹说道。   “陆道友,随我过了南天门,便可去神霄玉府。”吉立望着陆北,笑着说道。   “那是照妖镜?”   转头看到一面镜子架设在玉质石板上,陆北问道。   “这照妖镜正是为了防止奸细混入天庭,平日由轮值的四大天王看守护持。”吉立说到此处,压低声音道:“这是玉帝之物。”   闻言,陆北恍然。   据说,照妖镜是先天灵宝昊天镜的仿制品。实则借助天庭天位之力,甚至可以发挥出先天灵宝的力量。   “陆道友不要耽搁了,驻足良久,天将就该过来盘问了。”   吉立催促道。   陆北微微一笑,忙是跟上步伐。   经过照妖镜,并无任何异动。   南天门的天兵天将,皆是目不斜视。   可在陆北正要迈步而入时,却有一个天将过来盘问,听闻天君吉立的叙说,又验了验陆北的符召,便放行过去。   陆北走过南天门,立在一处寥阔的平台上。   心中叹道,若他没有猜错,这南天门连同整个天宫,应是一件不亚于先天至宝的存在。   禁制繁复,浑然如一。   若不想让猴王打进去,猴王连南天门都打不进去。   事实上,猴王也没打到灵霄宝殿。   陆北敏锐的灵觉中,能感知到天宫之中,步步禁制。   这些禁制和天宫本为一体,威力莫测。   吉立带领陆北来到神霄玉府,正色道:“我雷部正神,居尊位者自然为行云布雨的二十四位天君。”   “陆道友先随某去九天应元府领了雷部玉牌,而后再听我家老师吩咐,看让道友派往哪一司合适。”   陆北自然是无可无不可。   毕竟,他本来就不是来天庭当官的。   九天应元府。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闻仲早已等在殿中,见吉立领着陆北来到,朗声笑道:“陆小友,老夫可是候你多时了啊。”   陆北行了一礼,故作不解道:“神尊何出此言?”   闻仲无声笑了笑,然后收起笑容,眉心一道竖纹霍然睁开,投在陆北身上,讶异道:“果然!”   陆北神色不变,他的道行在数件至宝的隐匿之下,就是照妖镜都看不透,更遑论眼前这位雷部天尊。   闻仲见陆北面色如常,目露赞许道:“不错,不错……果是我人族俊彦。”   “神尊谬赞了。”   陆北谦辞道。   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隐藏修为了,若他以真仙道行,眼前的雷部天尊必然和他平辈论交,也就不会以嘉许晚辈的语气和他说话,而他更不必面上露出假装的矜持笑意。   不过,在大能遍地的天庭,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雷部天尊又出言勉励了几句,便道:“陆小友方来,可曾有心仪神职?”   “全凭神尊吩咐。”   陆北拱手言道。   闻仲面带期许,手捻颌下胡须,沉吟道:“北斗征伐司,右玄带人去了域外,而今尚缺玉府左玄,陆小友感兴趣吗?”   陆北不禁问道:“北斗征伐司,司掌何事?”   “顾名思义。”   闻仲颇有深意地笑道。   北斗征伐司,专司雷部三界除妖之责,实则隶属于北极中天紫薇大帝麾下,权受雷部调动而已。   北斗征伐司的右玄随同北斗防卫司的天兵天将,拱卫紫薇大帝去了域外。   而左玄辖制天兵却在雷部驻扎,此司有内靖四大部洲,扫荡妖孽邪祟之责。   陆北正待出言拒绝,他来此地可不是给天庭卖命的。   闻仲似乎看出了陆北的想法,就是解释道:“北斗征伐司并非时刻需要下界,而是天王殿需我雷部协助之时,此司可酌情处置,况你是左玄,身为有司之长,也不必轻出。”   闻仲说完,看着陆北,静等答复。   陆北拱手道:“陆某愿领此职。”   见此,雷部天尊闻仲微微一笑,转头吩咐天君吉立,沉声道:“且带陆小友下去安顿吧。”   吉立深施一礼,便是带着陆北向殿外走去。   望着二人渐行渐远,雷部天尊闻仲目光幽沉,手捻颌下胡须,低声道:“希望此人不要太早碰上勾陈……” 第一百八十章 天宫二三事   天庭。   神霄玉府。   陆北随同天君吉立领了雷部的玉牌,又滴入精血烙印,并以神念炼化,这才算正式入职。   出了九天应元府。   二人意极闲适地踱步在高大华美的琼楼、仙阁之间,冷风裹挟着淡雅的仙草清香不时吹来,远近之处的仙台,其上绛纱轻轻浮动,影影绰绰。   陆北极目远眺,便能看到一座座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宫殿,隐在仙气雾霭和七彩虹光中,大气磅礴,飘渺云端。   不得不说,天宫景色颇为宜人。   “道友,这座仙阁就是你的居所。平日有事,下面的力士、仙童皆是可以吩咐。”   天君吉立步伐顿在一座阁楼外,脸上挂着和煦的笑意,缓缓说道。   陆北闻言抬头看去,但见十余步外,一座精致小巧、宝光莹澈的六层仙阁静静矗立。   而楼阁门前,有着两个力士做些洒扫的活计。   而一个眉清目秀,额头点着朱砂的白衣仙童,则手持一个金色大剪刀,认真地修裁着盆栽。   陆北冲吉立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并无异议。   吉立沉吟道:“陆道友身为一司之尊,每月初一或十五,可凭借雷部玉牌到洞渊玉府,领取二十枚雷玉修炼。”   “雷玉?”陆北目光闪烁,露出疑惑之色。   他忽而想起镇元大仙善尸,曾经将勾陈大帝的雷霆本源底蕴给抽炼成雷玉的往事。   “来自涵渊玉府中的雷玉,蕴含雷之本源,可以用来帮助我等修炼雷道神通。”吉立语气顿了顿,面带异色,说道:“甚至,若积累的数量足够多,甚至可以烙印本源。”   陆北目露思索,问道:“不知这雷玉是天庭每一位神祇都有,还是单单我雷部可以享有?”   “天庭仙官凭符召各有功德仙俸,这雷玉是我雷部独有之物,与彼辈何干?”吉立摆了摆手,傲然道:“除我雷部众神外,天庭其余神祇无人可得。其实,说来北斗防卫司和攻伐二司本属紫薇大帝麾下,本不过既然受我雷部节制,故而尚属雷部一员……当然,雷玉也仅供奉于二司之长的四人。”   吉立出言解释道。   心道,老师对这陆北倒是器重的很。   闻听吉立之言,陆北故作恍然之色,于是出言询道:“雷玉来源,可是太古雷灵?”   当日在东泽神山渡劫,陆北曾经以三生神剑,斩去太古雷灵一爪,炼入阳神。   故此有这一问。   吉立面带激赏之色,叙道:“不瞒道友,正是太古雷灵。不过,当年陆道友在渡神仙阳神雷劫时,所斩雷灵一爪并非真身。”   言及此处,吉立心中也是感慨。   要知道,并非是谁都有勇气敢于斩去雷灵分身一爪的。   这恐怕就是自家老师看重这位陆道友的缘故。   说不得,在老师眼中,眼前之人有着成就雷道真仙的可能。   不过,一想到那位时常派人来涵渊玉府索要雷玉修炼的那位帝君,吉立心头又蒙上了一层阴霾。   陆北一时默然不语,眸光闪烁,他心中猜测,太古雷灵多半和涵渊玉府有关了。   可此刻刚来未久,也不好刨根问底。   “陆道友,你方到天庭,可先行去休息片刻。若有其他事情,可以派仙童知会我一声。”吉立说着,突然自怀中取出一枚玉简,轻轻递了过去,笑道:“陆道友,这是关于北斗征伐司情况的玉简,你观看一下,明日也可亲自去看看。”   陆北伸手接过玉简,稍稍放出神念探查,便郑重其事地收了起来。   “吉天君,陆某初来乍到,可否再给予一份儿天宫的地图玉简,也不至迷了路途。”   陆北目光平静无波,随口说道。   闻言,天君吉立神色蓦然怔了怔,心生疑惑。   可转念一想,眼前之人来自下界,初来天宫未久,估计是害怕误入了什么禁地。   “如果天君不方便……是陆某唐突了。”   陆北见吉立沉吟不语,顿声说道。   “倒不是什么为难之事,”吉立目光温和,微微一笑道:“关于天宫的布局。其实,陆道友若再待上三五个月,自然就会知道……不过,还是告诫一句,着天宫一步一禁,道友切忌擅闯,尤其不可不告而入。”   见陆北整容敛色,目光凝重,吉立满意地点了点头,续道:“我回去后,会凭着记忆给道友图制一份儿,再命仙童连同盔甲兵刃,一并给道友送来。”   “那就有劳天君了。”   陆北拱了拱手谢道。   “好说,好说。”   吉立说着,便告辞离去。   陆北默然良久,也转身迈步入了所居仙阁。   仙阁中。   陆北坐在椅子上,以神念阅过玉简,微微闭上眼眸。   北斗征伐司,听着气派,实则仍是北斗一系的天将。   此司原有六千天兵,后被一司副手的右玄,循常例调走一半,拱卫中天紫薇北极大帝去了。   雷部三省九司,四府六院,势力庞大至极,其中不乏三教弟子任职。   他这个北斗天将也算不上什么大官。   以神仙之身担任,刚刚合适,也并非雷部天尊破格提拔。   况且他来此地,也不是当官的,而是为了借助天庭之力,搜寻提升道行的灵物。   这些灵物,本就稀少,而且皆是把持在三界一些大势力手中,当日在乾坤洞府,陆北获得黎椿树心已属侥天之幸。   而他若想快些提升修为,又不想动辄修炼个几万年,唯有搜寻这些绝迹三界的灵物。   若是实在找不到,说不得,就只能将主意打在蟠桃树身上。   就在陆北思索之际,外间一个仙童清声求见。   陆北起身出得仙阁,正见两个膀大腰圆、浑身如铜浇铁铸的力士,在一个高个、大眼仙童的引领下走来。   其中一个力士怀里抱着一根亮银长枪,长枪蟠龙盘踞,明光闪烁,通体镂有空纹,隐约散发出真级灵宝的气息波动。   另外一个力士手中端着一个木盘,上有明明赫赫v

 
  • 华辉小说网(hh-sy.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