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利宫足球真人 目录共9779章

首页

百利宫足球真人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4-18 8:39

即将更新:第1486章 醒来后

百利宫足球真人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hh-sy.com

00;始化解哭丧棒上的怨气,他元神上的愿力就变的浓厚了一点。   以前,萧玉只有在将冤魂度化进轮回的时候,他才会送冤魂身上得到愿力;可是现在,他在度化哭丧棒上的怨气的过程之中分明没有发现有得到度化的冤魂进入轮回,他却得到了一道道极为精纯的愿力。   萧玉以慧眼盯着哭丧棒上的怨气观察了一会,没观察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于是就将心底的疑问抛在了脑后。   在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之中,黑色的哭丧棒慢慢变成了一把长三尺、宽两只半、表面覆盖着一层淡淡气雾的银白色小剑。   萧玉刚停下黑玉锤,那把银白色小剑就飞到了萧依依手上。   萧依依一脸欢喜的将小剑拿在手上把玩了好一会,这才抬头看向了萧玉。   见到萧玉脸上没有不高兴的神色,萧依依咯咯笑意,跳到萧玉怀中,在萧玉脸上亲了一下。   “谢谢爹爹!”   “呵呵!”   萧玉笑着拍了拍萧依依的脑袋,问道:“依依给这把剑取个名字吗?”   “名字?”   萧依依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回道:“就叫它依依剑!”   “依依剑?”   萧玉愣了一下,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见萧玉在笑她,萧依依轻哼一声,将小剑抱在怀里,轻哼道:“依依的名字不好听吗?它为什么不能叫依依剑?”   “好听!依依说它叫依依剑,它就叫依依剑。”   “哼!”   萧依依轻哼了一声,就又开始把玩起了手上的依依剑。   萧玉这次将哭丧棒锻造成依依剑前后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即使对锻造十分有兴趣,在连续集中精神锻造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之后,他还是感到有些乏味。   陪萧依依玩闹了半天,又花了半天时间将《星月剑法》的入门部分传给了萧依依,萧玉才将目光转到了那块依旧没什么变化的山精之上。   盯着那块山精沉思了近半个时辰,萧玉引出七条炎阳火脉之中的火行力量,灌注到了地火红莲之中。   只见地火红莲表面的艳红色火焰一暗,地火红莲中心出现了一朵七彩火焰。   带着一丝紧张,萧玉控制地火红莲引周围的地火往地火红莲中心的七彩火焰上凝聚。   见到七彩火焰光芒大亮,萧玉心里一喜,控制着七彩火焰去煅烧那块山精。   “若是不灭神火也无法融化山精的话,这块山精就只能当作一件收藏带在身边了。”   胡思乱想了一会,萧玉就开始专心控制不灭神火去煅烧山精。   现在萧玉的不灭神火的威力当然还比不上上百长生境修炼者以万仙天火阵凝聚出来的万仙净世焰,不过,那块山精在经过不灭神火煅烧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之后却开始慢慢的融化了。   见到山精开始融化了,萧玉心底一喜,在山精上吐了一口精血,接着控制不灭神火煅烧了起来。   又过了七八天时间,山精融化成了一团暗金色液体。   萧玉小心控制着那团由山精融化成的暗金色液体均匀浇在红莲剑之上,然后在变成暗金色的红莲剑上连吐了九口精血。   待红莲剑表面的暗金色液体凝固之后,萧玉先以将红莲剑放在黑玉砧上以黑玉锤锻打了一会,然后皱眉沉思了一会,一边小心控制一道不灭神火慢慢煅烧红莲剑,一边以黑玉锤接着锻打了起来。   即使萧玉对不灭神火有极强的掌控力,在萧玉借助不灭神火锻打红莲剑的时候,黑玉砧与黑玉锤还是变的越来越小。   见到这样的情况,萧玉只能现在黑玉砧与黑玉锤上加一些材料,然后才开始接着锻打红莲剑。   即使有不灭神火辅助,萧玉还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将山精与红莲剑完全融合在一起。   将山精与红莲剑完全融合在一起之后,萧玉就开始凭借感觉以《衍天锤法》去锻打红莲剑。   连续锻打了一个月的时间,萧玉已经觉得他无法将红莲剑锻造的更加完美了,可是,在他的感觉中,红莲剑还缺少些什么东西。   静静的思考了三天,萧玉还是没想明白红莲剑缺少什么。   从红莲剑本身想不到红莲剑缺少什么,萧玉就开始从《衍天锤法》出手来思考红莲剑可能缺少的东西。   《衍天锤法》是萧玉从阵法之中化出来的一门锻造技法,是通过捶打神兵将一些简单阵法印在神兵之中以让身边变的更加完美的技法。   “阵法?难道是红莲剑中的阵法出了问题吗?”   萧玉以《衍天锤法》印在红莲剑中的几个简单阵法都是萧玉完全弄清楚的阵法,这些阵法几乎不可能存在什么问题。   “阵法没有问题?难道是材料有问题吗?”   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将几种材料融进红莲剑的过程,萧玉可以肯定,几种材料之间不存在任何冲突。   感觉材料没问题,萧玉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阵法上。   “难道是缺少阵心?”   皱眉犹豫了一下,萧玉将那颗失去了灵力的避火珠拿了出来。   红莲剑中存在的几个简单阵法都不存在阵心,故而,萧玉也不确定红莲剑的问题是不是在缺少阵心上。   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一颗无用的避火珠,萧玉就打算将那颗无用的避火珠融进红莲剑中试一试。   即使失去了灵力,在火中孕育出来的避火珠也无法以一般的火焰来融化。   将避火珠拿出来之后,萧玉就控制依旧悬浮在地火红莲中心的那朵不灭神火煅烧起了避火珠。   避火珠融化的速度比萧玉想象的要快的多,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避火珠就融化成了一滴拇指大小的红色液体。   尽管由避火珠融化成的红色液体极少,萧玉还是控制那一滴红色液体均匀的浇在红莲剑上。   萧玉刚刚在变成红色的红莲剑上吐了一口精血,就看到四周的地火开始疯狂的往红莲剑上汇聚。   汹涌的地火没将黑玉砧掀飞,却黑玉砧上的地火红莲吹出了一丈多远。   召回地火红莲之后,萧玉拉着脸上出现几分害怕的萧依依,皱着眉头盯着疯狂吸收周围地火的红莲剑。   红莲剑与萧玉血脉相连,萧玉当然能感觉到红莲剑的变化。   随着大量地火汇聚到红莲剑之中,红莲剑的气势变的越来越强,红莲剑让萧玉感到不完美的地方也消失不见了。   “真的缺少阵心?”   在萧玉思考红莲剑发生变化的原因的过程中,他周围的地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的越来越淡。   半个时辰之后,萧玉与萧青依身边已经没有地火。   萧玉往地火眼深处一看,在他能看到的范围内,他没有看到任何一丝地火。   微微吃了一惊,萧玉将目光转回到了表面燃烧着一层金红色火焰的红莲剑上。   萧玉刚把注意力转到红莲剑上,红莲剑就朝着萧玉飞了过来。   下意识的,萧玉伸手接住了红莲剑。   “好有灵性的一把神剑!”   萧玉心中刚出现这个念头,红莲剑就回应了一声声悦耳的剑鸣。   “好剑!”   萧玉赞叹一声,意念一动,红莲剑表面的金红色火焰与剑上的气势就同时消失了。 第十章 无事生非(上)   “现在的红莲剑应该算是神器吧!”   盯着红莲剑看了好一会,萧玉突然将金阳神弓召了出来。   当年萧玉为了炼制金阳神弓报仇走了万里路,几经生死,然而,他以后上射日山庄报仇所能依仗的却必然是他手上这把当初无意间炼制出来的红莲剑。   在自己的两把神兵之上来回看了几遍,萧玉心中所能想到的依旧是“世事无常”这四个字。   深吸了一口气,萧玉压下心头乱七八糟的念头,将红莲剑与金阳神弓一起收进体内,拉着萧依依往地火眼深处走去。   由于红莲剑吸收地火的速度太快,大量骤然冷却的岩浆堵住了地火出口,使得这个地火眼中彻底没了地火。   当然,过了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当地火出口重新出现的时候,这个地火眼中将重新充满地火。   查看了一下这眼地火的情况,萧玉先陪萧依依嬉闹了一会,将萧依依收进识海,然后利用避尘珠来到了水中。   不一会,萧玉就来到了距离水面不足十丈的地方。   见到外面的天色是黑色,萧玉就直接从水中钻了出来。   站在青龙潭水面上仔细感受了一下青龙潭的宁静,萧玉才朝着十七八里外的潭门城行去。   在萧玉重新锻造红莲剑的时候,夏禹一直没有来打搅萧玉,这就说明,这几个月来,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不过,萧玉回到潭门城将军府之后,还是先来到林北文的住处,向林北文打听了一下这几个月来天下间局势的变化。   燕无双出事之前,天下间的局势十分明朗,明王与离王都有先灭掉尚王的打算;然而,由于燕无涯出手将烟雨城以及江南郡其他被离王占领的地域给打了下来,何天化不得不将主要的精力放在燕无涯身上。   何天化将主要兵力调到了江南郡与天云郡的交界处,离王一方就只有万归云在率兵在打桂明郡。   由于武宗安没有对桂明郡出兵,故而,镇守桂明郡的大将军杨枫将大部分的兵力都聚集到桂明郡碧云城与万归云对峙。   万归云固然能力不凡,杨枫却也不是易与之辈,两人对峙了几个月,仗打了不少,却都是些试探举动。   常山与司徒明一直没有对九元郡发动大的攻击,九元郡的僵持局势与几个月前并没有什么分别。   在萧玉重新红莲剑的几个月内,天下间的局势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而这种僵持的局势会持续多长时间,现在谁也说不准。   讲完天下间的局势,林北文又说起了萧玉离开前吩咐他做的事情。   “现在剑卫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一千八,整体的实力也进步很快,不过,属下训练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却始终无法将太阴剑阵布置出来。”   “为什么?”   “属下也不知道为什么。”   萧玉点点头,沉吟道:“等明天天亮了,我去看看。”   就在萧玉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唐长老与唐姑娘收集了多少药方了?”   “具体多少,属下也不清楚,不过,属下见唐姑娘将收集到药方定成了好几本厚厚的书册,想来,他们收集到的药方,数目不少。”   萧玉轻轻点点头,又问道:“他们现在都在城内吗?”   “唐长老在城内,唐姑娘不在。”   “唐姑娘不在?”   萧玉轻皱了一下眉头,沉思了一会,就离开了。   回到住处,萧玉也没有修炼,静静的想了一会琐事,就以《息神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萧玉就跟林北文来到了林北文训练剑卫的地方。   血虎卫都是五行偏木的体质或者五行偏火的体质,而林北文选出的剑卫则全部都是五行偏水的体质。   五行偏水的体质适合修炼《星月剑法》,也适合布置太阴剑阵。   林北文先示意一千八百剑卫将《星月剑法》一招接一招的使了出来,然后指挥众剑卫开始演练太阴剑阵。   太阴剑阵是萧玉从太阴星阵之中布置出来的,他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众剑卫布置的太阴剑阵看起来好像十分的玄妙,实际上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皱眉沉思了一会,萧玉将他平时布置太阴星阵的一百八十面鬼王旗拿了出来。   “选一百八十个对太阴剑阵最熟悉的剑卫出来!”   “是!”   林北文应了一声,就先指挥大部分剑卫走到练兵场边上,然后指挥留在练兵场中心的一百八十个剑卫将太阴星阵有布置了出来。   萧玉示意那一百八十个剑卫将太阴剑阵演练了一遍之后,就将手上的一百八十面鬼王旗分别抛到那一百八十个剑卫手上。   “收起长剑,然后以臂做剑,在演练太阴剑阵的同时,将体内真气灌注到手上的小旗子中。”   “遵命!”   众剑卫齐声应了一声,就按照萧玉的命令,一边将体内真气灌注到手上的小旗子中,一边以臂做剑,演练起了太阴星阵。   一百八十个剑卫刚开始演练,他们周围就开始凝聚水汽。   不一会,一百八十剑卫就被笼罩在了一片透着丝丝冷意的气雾之中。   见到剑卫将太阴剑阵布置出来了,萧玉与林北文的脸上都出现了一层喜色。   “咱们到剑阵中去看看!”   “是!”   在太阴剑阵之外,萧玉与林北文看到的是一片白色雾气;而在太阴剑阵之内,两人不用元神之力看不到布阵的剑卫,只能在头顶看到的一百八十把银色大剑。   一百八十把银色大剑,在缓缓旋转的过程之中组成了一个太阴星阵。   仔细将头顶上那个由银色大剑组成的太阴星阵观察了一番,萧玉对着那些布阵的士兵沉声喝道:“剑如星雨,攻击!”   听到萧玉的命令,布阵的剑卫不敢怠慢,连忙转动剑阵攻向了萧玉与林北文。   在萧玉推敲出来的太阴剑阵之中,真正攻击阵内之敌的是布阵之人手上的长剑;可是,当太阴剑阵真的被布置出来的时候,他们头顶上的那一百八十把银色大剑却也朝着两人攻了下来。   萧玉与林北文都是长生境的高手,不管是那些剑卫打出的真气,还是两人头顶的银色大剑都伤不到他们。   不过,根据萧玉推测,这个由一百八十个养气阶剑卫布置出来的太阴剑阵绝对可以对付上百个修为在大周天境界的修炼者。   满意的点点头,萧玉命令那些剑卫撤去了太阴剑阵。   收回剑卫手上的鬼王旗之后,萧玉就带着林北文回到了将军府。   剑卫之所以不能将太阴剑阵布置出来,是因为众剑卫手上的长剑之上没有布置太阴星阵所需要的阵符。   若是放在以前,萧玉还真的想不出好办法来帮众剑卫弄到一批蕴含太阴星阵布阵的阵符的长剑,现在他却可以利用《衍天锤法》锻造出蕴含太阴星阵阵符的长剑来。   在派人搜集用来铸剑的各种寒铁之时,萧玉也开始思考怎么在血虎弓中加入阵法,以增加血虎弓的威力。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内,萧玉白天通过修炼《闭目禅功》来感悟火行之道中速度的极致,晚上则一边指点萧依依修炼,一边推敲以《衍天锤法》在血虎弓中融入阵法的方法,日子过的简单却充实。   就在萧玉铸剑所需要的寒铁搜集的差不多的时候,一个道号为云水的长生境仙修来到了潭门城。   萧玉没听过云水道人这个人,也不知道他是敌是友,招待云水道人之时,他既有几分热情,却也带有几分警惕。   以修炼界众所周知的事情为话题聊了一会,云水道人就道出了他来找萧玉的目的。   “萧道友,你可知道青龙潭底的那个地火眼发生了什么异变?”   萧玉愣了一下,笑着回道:“若是道友问其他的事情,萧某可能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却难不住萧某,青龙潭底的那个地火眼中的地火消失了。”   云水道人轻轻点点头,接着问道:“萧道友可知道那个地火眼中的地火是怎么消失的?”   “不知道!萧某也是在听说青龙潭水怪消失的事情之后,左右无事,才进入到那个地火眼中查看的。”   “那萧道友可知道那个地火眼中的地火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萧玉沉思了一会,回道:“两个半月前萧某进到那个地火眼中的时候,那个地火眼中还充满着地火,想来,地火眼中的地火应该是在两个半月前到一个半月前那一个月时间内消失的。”   “萧道友在两个半月前进到过那个地火眼之中?”   云水道人有些诧异的反问了一句,就接着问道:“不知萧道友在两个半月前到那个地火眼中所为何事?”   萧玉轻皱了一下眉头,淡淡的回道:“萧某懂得一点浅薄的铸造技法,对所有的地火眼都有些兴趣,知道青龙潭中有地火眼存在,自然要进去查探一番。”   “想不到萧道友不但修为高深,竟然还精通铸造兵器。”   “略懂一点,算不上精通。”   “萧道友谦虚了!”   云水道人恭维了萧玉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在云水道人离开之后,萧玉就将云水道人的事情放在脑后,在潭门城周边的一些大山中寻找起了地火眼。   萧玉还没找到地火眼,一个让萧玉意想不到的故人出现在了潭门城。 第十一章 无事生非(下)   天机府亦正亦邪,作为天机府这一代的招魂使王邪也是个性情不定的人,萧玉与王邪可以算是朋友,却谈不上深交。   自神兵鉴宝之会,萧玉就再也没见过王邪,也没听过任何关于王邪的消息,他实在想不出王邪来找他的缘由。   两人在正厅刚坐下,王邪就开口说了一句让萧玉摸不着头脑的话。   “本座来找萧兄,是有一个坏消息来告知与你。”   “坏消息?什么坏消息?”   “现在修炼界都在传,萧兄在青龙潭底的地火眼之中得到了一件堪比神器的宝物。”   萧玉愣了一下,对着王邪问道:“这消息最先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炎心洞!”   “炎心洞?”   萧玉皱眉沉思了一会,沉吟道:“萧某从没与炎心洞的修炼者打过交到,他们为什么要传这个假消息出来呢?”   “假消息?这么说来,萧兄并没有在青龙潭底的地火眼中得到什么宝物了?”   “当然没有!修炼界之中知道青龙潭底有地火眼的修炼者不知其数,若是那里面有什么宝物的话,那能轮的到萧某呢?”   王邪点点头,笑道:“萧兄这话不错,不过,修炼界的修炼者对各种宝物的欲望比世俗凡人对金银权势的欲望还大,本座可&#。9d2;透出一抹笑意,淡淡道:“等凌哥哥也修成道尊,你我一起去遨游天地,逍遥自在。”   杨凌顿时神往,喃喃道:“会有这么一天。”   易真忽然想起什么,直起身子,神情严肃地问:“凌哥哥,你去见太易掌教,一天一夜才出来,难道只求他这一件事吗?”   杨凌易真娇俏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在易真粉嫩的小脸上捏了捏,入手一片香腻柔软,笑道:“什么也瞒不过你,我见掌教,还说了其他的事情。”   “什么事情?”易真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   “关于太易鼎。”杨凌传音道。   易真神色微变,怒道:“太易掌教收走了太易鼎吗?”   杨凌摇头:“你听我说完,掌教没有拿走太易鼎。”   “为什么?太易鼎对太易门不是万分重要吗?”易真十分迷惑。   杨凌目光中透出肃杀之意:“掌教对我说,他要等。”   “等什么?难道他不敢接太易鼎?”易真面露讥诮之色,她至今仍对太易门让杨凌在传送过程中遭遇危险一事耿耿于怀。   杨凌摇摇头:“真儿,你也太小看太易门了。掌教对我说:杨凌,本掌教等你当着全天下修士的面,光明正大将太易鼎交到本掌教手中。”   易真呆了呆,喃喃道:“如此一来,凌哥哥不是彻底得罪了太玄门?太玄门一定会想尽办法暗害凌哥……”   杨凌神色如常,缓声道:“真儿,我那三个大愿,问天是不是已经告诉你了?”   易真叹息一声,面上又有了忧虑:“真儿已知道了,凌哥哥能够发此大愿,那是有成佛作祖的潜质,否则天下之人,岂非人人能发大愿?即使是太玄门的掌教,仙界的天仙,也没这个资格呢!”   杨凌道:“今生,我若不能完成此三愿,必将万劫不复!”然后目光一寒,透出无比的坚忍:“我若能达成三愿,太玄门又算什么?成就三愿之日,漫天神佛也要被我踩在脚下!”   易真缩在杨凌怀中,眉头紧锁:“这……这不能改变了吗?”   三个大愿,就像三把沉重无比的枷锁,永远缠绕杨凌,除非杨凌能够达成愿望。否则即使杨凌成就天仙果位,也一样要陨落。   杨凌微微一笑,内心早已经觉悟:“若非发下此三大愿,我早已丧命,也不会结成天品金丹。真儿,没有付出,哪来的回报?我如今正在享受三大愿带来的福报,身上有大气运,遇难呈祥,万事顺利。不过,我日后必然也要达成愿望。”   易真眼中有浓郁的恐怖之意一闪而过,但随即,她似又下了什么决定,轻声道:“凌哥哥,无论你遇到什么样的磨难,都有真儿一同承担。”   杨凌点点头:“真儿,你不能留在这里,现在就回天机宫。如今你修成神婴,即使遇到危险也能应付,我总算放心了。”   易真也在心忧天机宫,闻言,在杨凌脸上吻了一记,低声道:“凌哥,招亲大会上,我们再见。”   杨凌将易真送出太易洞天,回身收了碧波仙子。顿时,整个洞玄山恢复了清爽。   于是,陆续有真传弟子前来拜访,旁敲侧击地打听洞玄山之前发生的事情。杨凌只说自己炼制丹药,弄得动静大了点。   如今易真成就地仙,杨凌轻松了许多,终于可以专心修炼。   时光荏苒,十余日后,杨凌顺利打通第七重经络,产生第八重真力。   八重真力成功不久,灵鹤极光巴巴跑至菩提殿求药。   原来极光修炼速度极快,但结成元丹之后,修为卡在了炼神一关,不能寸进。思来想去,极光厚着脸皮来求杨凌。   杨凌见这灵鹤颇有上进心,笑道:“你倒有修行的心性,我送你几枚‘养神丹’,成不成,看你的造化了。”   养神丹,绝品灵丹,对于炼神之辈效果最佳。   杨凌手中的灵药颇多,很快从太易鼎中采集到灵药,然后于金光中炼化,瞬息之间炼成三十六枚养神丹。   极光大喜:“多谢主人栽培!”   杨凌点点头:“我看你也要成功了,就在此地服药。”   极光感激无比,当下服了一枚养神丹,就在菩提殿内开始炼神打坐。   杨凌当年初来太易门,极光就与杨凌结识。后来,一人一鹤同历危险,行九洲采灵药。有过这么一番经历,杨凌因此对极光极为照顾,丹药管够。   若非如此,极光也不会修炼如此之快,用了不到十年光阴,就要结成金丹。   实则,极光本身资质极佳,也有修真的心性,从没让杨凌失望过。   七日之后,极光服下第三十枚养神丹,且在炼神不久,周身气势大涨,结成一枚灵丹。灵丹一成,元丹震动,二者有融合的趋势。   杨凌早已准备好,笑道:“便助你一举成功!”话落,扬手朝极光童子头顶打出一团五彩光华,那光华中蕴藏先天五行法阵。   有了五行之力辅助,灵丹、元丹瞬间合而为一,再加入杨凌打入的先天五行法阵。   龙虎交汇,阴阳相合,极光体内终于结成龙虎金丹。金丹一成,震荡出滚滚真气。那真气流转一圈,此巨大的灵鹤,忽然蜕掉一身鹤毛,周身五彩光气流转不停,肉身变化成一名俊朗童子。   这童子喜动颜色,朝杨凌便拜:“极光拜见主人!”   杨凌“呵呵”一笑:“不错,日后,你便是极光童子,留在我身边做个药童罢。”   极光大喜:“多谢主人!”   杨凌又赏了些丹药、法器,心想:“金丹迟迟未能通灵,如今颇为轻松,去天机宫之前,不如去外面走一走。”   打定了主意,杨凌带上极光童子,千幻法袍变幻成菩提道人模样,行出太易门,往大行国方向走去。 第289章 冤家路窄   大行国面积广大,忍口众多,为九洲之中的大国。   朝阳城,大行国的京师重地,经济繁荣,忍口稠密。此刻,化身菩提道人的杨凌,正以游方郎中的身份,现身于朝阳城,混身于市井之中,卖药诊病,游戏红尘,观人间百态,察世态炎凉。   进入朝阳城未有几日,化名“妙手神医”的杨凌已经颇有名声,朝阳城内,有不少达官贵人前来求医问诊。   这一日,极光童子将一名患者带入诊厅。来人是一名面带长长刀疤的中年汉子,面有病容,由两名青年壮汉护送就诊。   那中年汉子一到,杨凌扫了一眼,就知此人染上了花柳之症,淡淡问:“来者何人,年纪多大。”   中年汉子喘了几口,回道:“咱姓郑,名唤郑大雷,江湖朋友称咱郑快刀!今年虚岁四十九!”此人虽在病中,但说话口气粗豪。   一听“郑大雷”三字,杨凌双眼陡睁,仔细打量了郑大雷一眼,心中叫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叫你撞到我手上!”   原来,当初杨怀水勾结山贼,害死了杨凌一支数百口人。那与杨怀水合作的山贼头目,正是眼前的郑大雷。事隔二十几年,郑大雷早不复当初的模样。   杨凌淡淡问:“郑大雷,你可识得杨怀水?”   郑大雷先是一怔,随后便神色剧变,厉声问:“你说什么!”   杨凌见他反应,心知此人必是那个山贼头目无疑了。   点点头,杨凌森然道:“今日你遇到我,是你死期到了!”右手一挥,郑大雷与两名随从俱被摄入金光之中。   极光童子不知杨凌与郑大雷有仇,奇怪地问:“主人,你……”   杨凌一挥手,止住了极光童子的话,缓缓道:“极光,你去将门关了,今天歇业,我要好好整治大仇人!”   金光中,郑大雷满面恐惧,嘶声大叫:“这是哪里?这是哪里?”他放眼看去,一片金灿灿的颜色,看不到任何东西。   杨凌的声音响起:“郑大雷,你可还记得杨怀水吗?还有杨家镇那些死在你手上的村民?”   郑大雷一生杀人放火,什么恶事没做过,眼见对方知道自己底细,顿时狂性大发,“哈哈”一阵狂笑:“不错!都是老子干的?怎么着!你大不了杀了我!”   杨凌森然一笑:“杀你?岂非太便宜了!郑大雷,你害死了我的父亲,害死我杨家一族数百口人。如此深仇大恨,我要让你慢慢偿还。不仅你,当初所有参加杀戮的山贼,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郑大雷狂笑道:“你少吓老子!老子一生经历过无数大风大雨,天不怕,地不怕!”   杨凌叹息一声:“郑大雷,我知你有恶人胆,不过,我有的是手段。”   话落,帝邪朝郑大雷吹出一气,一道七彩蛊光流入郑大雷体内。顿时,郑大雷感觉到万蚁噬心般的巨大痛苦,这种痛苦被慢慢放大,一千倍,一万倍,十万倍,并且无止境被放大。   杀猪般凄厉的惨叫响起,才一个呼吸的工夫,郑大世立即求饶:“爷爷,饶了我吧!痛啊!”   帝邪笑道:“郑大雷,小爷我有十万八千种折磨人的手段,会让你尝个遍!”   郑大雷吓得魂飞魄散,哀求道:“二位爷爷,杀人不过头点地,请给个痛快吧!”   杨凌道:“那伙山贼,绝不仅你一人,其余人的下落,你可知道?”   郑大雷痛得怕了,想也不想,立即道:“知道!知道!他们如今都是‘快刀帮’的弟兄,在我手底下做事。”   杨凌问清楚了地点,立即出门,前往快刀帮。   快刀帮是郑大雷十余年前进入朝阳城后建立的帮派,人数不多,只有一百多号,但人人都是好勇斗狠之辈,加之与官府勾结,在朝阳城内凶名昭著。   杨凌抵达快刀帮,把六十几名当初参与杀戮的帮众摄入金光之中。随后,又根据拷问出的线索,将其余在家养老的三十几名山贼也抓了,共计一百零三人。   此刻,一百零三名山贼齐声惨叫,在金光中哀嚎不止,听得罗切与方道元头心惊不已。   “爷爷,饶了咱们罢!痛啊!”   杨凌冷笑:“你们害死我的亲人,我如何能轻易饶恕?”   人死不能复生,此为天道,没人能够改变,杨凌也不能。过去已不可得,如今能做的,只能为父母报仇了。   哀嚎之声此起彼伏,一声接一声。   杨凌对付郑大雷那批山贼之时,天行皇宫之内,九皇子的母亲正一脸恼怒地瞪着自己的儿子,九皇子真圣。   九皇子降生之时,天降异兆,因而取名真圣。   起初之时,大行皇帝对于九皇子真圣抱有极大的希望。但随真圣年纪渐长,上至皇帝,下至大臣,人人对于真圣失望起来。   原来这九皇子在众人看来,根本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主。不读书,不习武,如今七岁了,仍然每日只知道游玩,而且时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此刻,九皇子的母亲珍妃,正被这个儿子气得想要吐血。   “真圣,咱们大行国修仙的名额就这么几个,你要是不争取,绝没有机会!我的乖圣儿,你知道修仙是什么吗?修仙可以长生不老,可以腾云驾雾,乖儿子你不想吗?”连珍妃也不知道这是自己多少次劝真圣。   真圣一副懒洋洋的表情,喃喃道:“哪有真的长生不死,即便成了仙,那也有许多大危难哩!”   珍妃怒道:“圣儿,你要是不听话,休怪为娘的心狠!”   真圣翻翻眼皮:“娘,上面有八个哥哥争抢六个修仙名额,我要是再掺和进去,娘必受牵累。”   珍妃叹了口气:“傻儿子,这皇宫之中,一切都是争来的。你父皇的皇位是争来的,你娘我的贵妃也是争来的,要是不争,难道别人会拱手送你吗?”   真圣摇起脑袋:“争来做什么?富贵总归化为尘土,一切都是空中浮云,水中泡影。”   珍妃一把抓住真圣,怒道:“圣儿,你不去,为娘今天要打得你屁股开花!”   真圣苦起了脸,叹息一声:“娘,修仙有什么难?圣儿早有老师了。”   珍妃一怔:“咦?你有老师了?在哪里?”   真圣微微一笑:“老师还在城外,娘若不信,明白随我同去拜见可好?”   珍妃怒道:“胡说八道,你哪来的老师?我怎从没听说过?”   真圣无奈地道:“娘不信,圣儿也没办法,只有明天证明给娘看。娘,若是圣儿找到老师,那修仙的名额就不要争了。”   珍妃将信将疑,讶异地问:“圣儿啊,你真有修仙的老师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此事说来话长,日后娘便知道了。”真圣笑了笑,小小年纪,居然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郑大雷等人已经惨嚎了一夜,金光一震,将这批人的记忆都剥离出来,肉身、元神都被炼成丹药,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杨凌观察这郑大雷等人的记忆,这批人的一生,做下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情,杀人放火,奸掳掠,无所不为。   看了一遍记,又将仇人炼化,杨凌心头一阵畅快,那金丹一震,居然又灵动了几分。心中一动,暗忖:“似乎,做几件畅快的事情,对金丹通灵大有帮助。”   次日,杨凌变幻成一名须盘结的大汉,形貌英伟,满面胡须,自号虬髯客,带上极光童子出了客栈。   朝阳城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大都市,华丽表面之下,藏着许多的肮脏。   杨凌虽是修仙之人,气质与心性较之从前有了很大改观。但他毕竟还是那个在杨家镇长大,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杨凌,没有那时的杨凌,便没有这时的杨凌。   因此内心深处,杨凌仍保留了小时的善恶观,喜欢与厌恶等等心情。   而今日,化身虬髯客的杨凌,便要做一做少年时梦想的事情,行侠仗义。   侠以武犯禁,虬髯客是一名武林高手,完全有犯禁的资格。   虬髯客大步行于闹市之中,每遇不平事,必然出手。   一名收地摊费的混混儿被杨凌一巴掌抽掉了满嘴黄牙,惨叫着叫帮手去了。不片刻,一群拿刀拎棒的人冲过来。虬髯客一声狂笑,上前三两下打残废了所有人。   官府审案之时,收受贿赂,虬髯客闯入公堂,打歪了官员的鼻子,踩断了他全身的骨头,随后扬长而去。   一起起,一桩桩,杨凌每遇不平事,必要出手,惩治恶人。   自然,杨凌衡量善恶的标准,完全出于本心,并不细究深想,求的只是一个畅快。   杨凌如此行径,立即引起了武林中人与官府的注意,双方各派人手追查杨凌下落。终于,正午时分,杨凌被官兵以及江湖豪强们围在了朝阳城内的“武功门”。   官兵的数量有数千之多,众江湖豪强也远远围观。   扫视一眼众人,杨凌大笑道:“题眉陡坚恶精神,万里腾空一踊身。背上匣中三尺剑,为天用斩不平人!”面无惧色,大步行向众官兵。   杨凌口中唱词,周身英气勃发,让人不敢逼视,众人为之气弱,纷纷后退。   负责指挥的官员心想:“原来是个疯子!”于是发声喊,喝道:“儿郎们,斩下此人首级,重重有赏!” 第290章 真圣佛师   众官兵一涌而上,杨凌大笑声中,施展“大牵引术”,只见人影纷飞,一个个被杨凌抛飞,无人能近杨凌三尺之内。   大牵引术对付凡人,未免杀鸡用牛刀,小题大作了。   官兵们大骇,以为遇到妖邪,有人发声喊,纷纷逃走。   眼见官兵们狼狈逃蹿,杨凌“哈哈”一声笑,心想:“这就是行侠仗义吗?”   顿时,杨凌金丹一震,又有了几丝变化。   正在此时,前方一队车驾徐徐而来,停在武功门前。车驾顿住,那车帘一卷,车上跳下一名小童。那童子六七岁模样,唇红齿白,如粉雕玉琢,透出一股灵秀之气。   小童子一下车,立即注定了杨凌,远远便朝杨凌参拜。   随后,车驾上又走出一名贵妇人,形貌端庄。她眼看儿子朝一个形貌可怖的大汉参拜,顿时又气又怒,喝道:“圣儿,你……你气死为娘了!”   这童子自然就是真圣,而那妇人,则是珍妃。   真圣充耳不闻母亲的斥责,参拜之后,起身走了三步,二度参拜。   真圣一出现,杨凌就觉对方不凡,待见童子朝自己参拜,顿时惊奇起来:“这小孩子怎么胡乱拜人?”   但当杨凌眼看真圣拜了三拜之后,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原来那真圣每拜一下,杨凌便觉自己浑身微微一沉,似乎有巨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十亿世界压迫过来。   每参拜一次,真圣便走近一些,杨凌承担的压力也更为巨大。   五十参之后,杨凌头顶冲出一团虚影,隐约是须弥山形象。   七十参之后,世界之中响起杨凌发第二愿时的声音。那声音尊贵神贵,不可侵犯:“我有无上威能之日,凡极乐净土众生,能虔诚信仰者,不受业力缠绕,永离苦海。此愿不成,誓不成佛!”   第九十九参,第三愿的声音响起,至尊至贵,神圣庄严:“九天十地,无量世界,无量众生鉴察!我有大威能之日!破除众生一切障碍!划三界五行!定人伦!布天道!使众生有所居,有所长,有所修!此愿不成,天地弃之!众生弃之!永世沉沦苦海!不得翻身!”   大愿的声音消失,九皇子真圣已经参拜完毕,起身恭声道:“老师!”   杨凌又惊又喜,心想:“有修行人的样子!”自然不会推掉这样的徒儿,笑道:“徒儿,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跑来这里拜师?”   真圣道࿱《孩子他爹太欠揍》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百利宫足球真人》。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hh-sy.com/wapbook/19694_232263.html
百利宫足球真人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